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《交响诗:爱》系列——入眼的爱

来自爱情文摘 2007-05-18 阅:

  进入我眼睛的她,爱唱歌,嗓音飘着甜味的香,身材硕长流畅。地区歌咏比赛,她常被单位推为代表参加。我当时也充个评委吧,在舞台下领略了她在舞台上的歌喉,清丽亮润,音向上走高,不是那么自然流畅,处理高音显然是没有经验。她在中音到高音区之间是能够接近完美的。

  预赛下来,许多歌手都接近评委,想听听意见,她却同本单位的歌手在一块切磋。我忍不住走过去叫她:“田静静(只能用化名啦)”她一点儿也不慌,站起身来直呼我的大名(每个评委面前都有一块名字牌,她自然晓得。)。哇,一个直勾拳,别人都叫我老师,她竟如此直言不讳,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直逼上来。我说“给你个建议,你选的这首歌挺适合你的嗓音,不过高音你有点勉强,你试试降一度音唱唱看。还有你的颤音要控制一下。”田静静轻轻地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

  我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,似乎是稚嫩和成熟的混合体,她流露出来的气质,让我想起“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”的诗句。赛事之后,我会邀请一些玩器乐的朋友,爱好歌唱的朋友,到工人俱乐部丰富业余生活,田静静自然也在邀请之列。我是后台,她是前台,我们伴奏,他们唱,配合得有来有去。这么活动了几次,大家也熟悉起来,说话也随便起来,相处也活泼起来。在我眼睛里,田静静划入文静型,典雅大气,没有粉饰性,没有矫揉造作感,一切自自然然,一切坦坦诚诚,连她看人的眼神都那么无暇洁净。我在心理上承认:这个女孩入了我的眼,投影进了我的心。

  我与她第一次正式见面,安排在她曾经的音乐老师的家里。这位音乐老师舞蹈素养很深,音乐素质很高,我曾在地区文艺汇演中见识了她。那天晚上,我和田静静坐在音乐老师家的小屋里,我说出了与她恋爱的想法。她说“我还小,你要等我。”第一次见面我才知道她的真实年龄,我心理上尚不适应这般年龄距离,要知道,这是公元一千九百八十年,人们的思想尚没有完全解放的年代。田静静自己也不介意这些,我心中也使然:“我会一直等你的。别人介绍过一些中学教师,我都没有去见过面,只是看一眼照片。你,是我眼睛里的第一位女孩。我会很珍惜的。”田静静说:“咱们的关系暂时不公开,行吗?”我说:“可以的。”那时期秘密恋爱是极普遍的。双方家长默许之后,当然取得女方家里的同意才可公开活动。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