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你这样的女人不适合爱,就应该直接娶

来自爱情感悟 2017-09-08 阅:
文:顾一宸

 

-1-

 

“一份菠萝海鲜炒粉,一份椰汁西米糕,谢谢。”

 

点的餐上桌之后,秦北很认真地吃起来,认真到不仅边吃边哼哼,还吧唧嘴。

 

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。

 

他的家教很严,从小就被父母要求要有礼貌也要有风度,吃饭要细嚼慢咽,不要发出声响,更不能当众剔牙。

 

那天,他一如既往地慢慢吃着时,服务生过来了。服务生很有礼貌地说,先生,抱歉,打扰了,有一位客人没有位置了,她能过来和您拼桌吃一下吗?他报之以微笑,说,好的,没问题。

 

很快,服务生就把一位姑娘引导到了他桌前。他抬起头瞄了一眼,是个长相很乖巧的姑娘。姑娘朝他笑了笑,说,我坐这儿,您不介意吧?可以吗?他说,嗯,可以的,随便坐,不碍事。

 

没过多大会儿,姑娘的菜也上来了,他不自禁地皱了皱眉头。因为对面这位姑娘看着文静乖巧,可吃起饭来一点也不淑女,吃相不好看也就罢了,关键是她还吧唧嘴。

 

他想说点什么,可转念一想,萍水相逢,出了这个门,谁还认识谁,犯不着,于是作罢,闷头吃饭。

 

过了一会儿,他感到桌椅有轻微的震颤,他一看,好家伙,原来是那姑娘在抖腿。他们这张的桌椅是一体化的,她那边一抖腿,他这边就有了震感。

 

他撇了撇嘴,心想,这姑娘看着人还不错,怎么身上有这么多陋习,一点也不淑女。

 

姑娘吃着吃着,觉得无聊,就和他搭话。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,兴致寥落。这姑娘也没一点眼力劲儿,话特多,吧啦吧啦的,跟一挺机关枪似的。

 

他想起小时候妈妈反复告诫他的“食不言,寝不语”,在心里默默地给对面的姑娘打了差评。

 

忍了一会儿,他实在受不了了,就说了一句,喂,我说,你能不能好好吃饭,少说点话?还有,吃饭就吃饭,你吧唧嘴是几个意思?这家的饭菜有这么香么,我怎么没吃出来?

 

他心里带着三分火气,声音不自觉地就高了八度,对面的姑娘瞬间就哑火了,有点惊愕也有点窘迫地看着他。他眼睛往下瞄了一眼,接着说,还有你这腿也别逗了,姑娘家坐正了。

 

那姑娘听了他的话,乖乖地并腿坐着,苦着小脸,一脸委屈,看起来好像就要哭了。

 

他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,心霎时就软了,才突然发觉自己刚才的话有点过分了。他语气缓和了一些,说,对不起啊。

 

话一出口,姑娘的眼泪就掉下来了,她说,在公司同事欺负我也就算了,出来吃个饭也要被人凶我,我看你像个好人才和你说话的,你怎么那么凶?

 

他忙不迭地递纸巾过去,手足无措地楞在旁边,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去安慰她。

 

这顿饭吃完了,两个人也就算认识了,他这才知道,这姑娘叫阮阮,因为性子柔弱,朋友们都叫她软软。

 

 -2-

 

那天因为吃饭认识软软之后,两人就加了微信。他回去后一翻她的朋友圈,她发的大多都是好吃的好玩的,偶尔还会发个自拍卖萌,有时深夜加班也会发几条吐槽公司的朋友圈。他看了忍俊不禁,心想这姑娘还挺逗的,顺手给她点了几个赞。

 

后来,他再发朋友圈,她也给他点赞。再后来,两人开始互相评论对方的朋友圈,偶尔也小窗聊聊天。

 

软软看着乖巧,其实私下里就是个逗逼,一逮到和他聊天就叽叽喳喳说个没完。

 

起初他只觉得她聒噪,再后来认识深一点,他发现,可能是她孤身一人在大城市里打拼,身边也没个说话的朋友,平日里给憋坏了,也就由着她扯东扯西了。

 

隔了一阵,他刷朋友圈时看到她发了一条,说是朋友送了两张戏剧票,问周末有没有朋友想一起去看的。他看了下,正好是他喜欢的剧,就应了声,说他可以去。她小窗他,两人就约了时间,他开车过去接她。

 

周末接到她,去到剧院,她看得津津有味,他在旁边不禁对她高看了一眼。当下能欣赏戏剧的姑娘不多了,而她正好是懂得的那一个。

 

她发现他在看她,转过头冲他笑了笑。她的两颗小虎牙仿若有光,晃到了他的眼。

 

他的身边多的是肤白貌美大胸长腿的美女,和她们相比,她显得平凡无奇。可就在那一刻,他发现,她的确没有那些姑娘漂亮,但却远比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更纯真,更美好。

 

他动心了。

 

 -3-

 

如果一个姑娘有事没事总会主动找你,那么,十有八九,她喜欢你。

 

很明显,软软喜欢他。

 

现在,他也喜欢她。

 

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就这样水到渠成地在一起了。

 

他第一次和软软这样的姑娘谈恋爱,简直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 

他平日里工作忙,虽然经济上十分充裕,但生活过得极简,平日里也很少会有什么娱乐休闲的活动,得空了他就坐在阳台上看看书。

 

软软就像一粒不安分的石子,投进他的生活之后,漾起了波浪。

 

她拉着他,逛宜家,收拾布置家里,餐桌上铺了碎花桌布,书桌上放了花瓶,每周更换鲜花,地上铺了地毯,墙上挂了照片墙,天花板上挂了星空灯。

 

她说他屋子里干燥,对他皮肤不好,还给他买了加湿器。那个加湿器是个小熊的形状,每次喷吐湿气的时候就像小熊在放屁一样,可爱极了。

 

他第一次发现,原来房子不仅仅是用来睡觉的地方,当有了一个女主人之后,它就变成了一个家。

 

有那么一刻,他想和她结婚,组建一个家庭,彻底安定下来。

 

虽然她在生活里依然大大咧咧,吃饭吧唧嘴,坐着会抖腿,但那都不重要,他爱着她的时候,怎么看都觉得她是可爱的。

 

 -4-

 

时间就这么向前流去。

 

他们认识已经三年了,在一起,也有两年半了。

 

是谁说过,多少爱情,捱过了异地的阻隔,挺过了父母的非议,最后却输给了时间,败给了平淡。

 

说这句话的人,真的很懂爱情。

 

她的新鲜活泼起初的确是吸引他的,只是,她也有他看不上的地方。带她出去的时候,她在桌上其他莺莺燕燕的姑娘中间显得格格不入。有不少客户跟他开玩笑说,没想到秦总还好这一口,这个学生妹看着挺纯的。

 

他开始数落她,说她就不能学一学社交礼仪,就不能也好好化化妆,别整天素面朝天、清汤挂面地就出去。

 

每次说她,她都应着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听话。隔一会儿就现了原形,又来跟她嬉闹。

 

如果不是他新换的助理太撩人,也许他们还会这样一平八稳地走下去,直到结婚。

 

可惜的是,感情的世界里,没有如果,只有结果和后果。

 

和懂事得体的美女助理相比,她不够落落大方,带出去不能给他撑场面,她也不够温柔妩媚,有时还会耍小孩子脾气,任性地吵闹,要他去耐心地哄。

 

感情里最怕的就是比较。用一颗挑剔的心去看,显微镜下,谁又能完美无瑕?

 

他渐渐地嫌弃起她来。嫌弃她不够懂事,不够体贴;嫌弃她不够漂亮,不会化妆,像个稚气未脱的学生妹;对了,还嫌弃她那么多年过去了,吃饭还是吧唧嘴,坐着的时候还是会抖腿。

 

他们开始频繁爆发争吵,而她也越来越多地在黑夜里背对着他哭泣。

 

 -5-

 

在他的白衬衫上发现一个鲜红的口红印时,她难得地安静了下来,等他解释。

 

他第一次在她面前那么怯懦,再没了往日掌控一切的底气。

 

她听完了整个始末,问他,你喜欢她?

 

他摇头。

 

她接着问,你还爱我吗?

 

他先摇头,反应过来又急忙纠正说,爱的,我爱你的。

 

她凄苦地扯动嘴角笑了一下,说,不,你不爱了。

 

他冲过去,紧紧地抱住她。从来没有那么一刻,他像现在这样害怕,怕失去她,怕没有她。

 

原来,他依然爱着她,深深地爱着。只是连他自己都以为,他已经不爱了。

 

第二天下班回来的时候,家里除了餐桌上的一张字条,已经没有人等候。她搬走了所有属于她的东西,唯独没有带走他。

 

他找她,道歉,认错,痛哭,忏悔,挽回。

 

她一次次地逃开他,直到彻底从他的生活里坚定地消失。

 

她走了之后,他工作越来越努力,常常主动加班,很多时候甚至直接睡在公司。

 

因为他不敢回家,不敢回到那个他们一起精心布置一起生活过的家。

 

他一晃神,就仿佛看到她在厨房里炒菜,告诉他马上就可以吃饭了。她系着围裙炒菜的样子原来那么好看,他以前竟然会去嫌弃她不施粉黛。他摇一摇头,再仔细一看,哪儿有她的身影,有的只是空空荡荡、冷冷清清的厨房。

 

书桌上,花瓶孤零零地待在那里,她走之后,里面早已没了定期更换的鲜花。

 

有时,他晚上睡不着,就会打开天花板上的星空灯,看着灯光明明灭灭,如同星光闪烁。以前他俩也会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上这个他俩一起布置出来的星空,她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怀里,两个人说着甜腻的情话。

 

家里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他俩的记忆,都有她留下的气息,却唯独没有了她。

 

她走了,家就没了,那个虽然很大却空荡而冰冷的房子,他不想再回去了。

 

 -6-

 

他想起往事,心中无限嗟叹,嘴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,吃得吧唧响,让人一听就很有食欲,仿佛正在吃的是什么绝世美味。

 

这个时候,对面响起了一个声音,喂,我说,你能不能好好吃饭,别吧唧嘴了?还有,腿也别抖了,抖得我心烦。

 

他立刻换上一副贱兮兮的笑脸,说,您老人家终于肯理我啦?不当我是空气啦?不吧唧嘴,行!不抖腿,也行!只要你愿意嫁给我,这都没问题。

 

对面的姑娘气鼓鼓地瞪着他,数落他的时候两颗小虎牙再次跳出来,闪着光。

 

他也不恼,她说什么他都认,都笑嘻嘻地点头。

 

软软把头偏向一边,哼了一声说,是谁当初说我吃相不好,坐相不好的?

 

他点头如捣蒜,是我这个不开眼的家伙,不过,你看,我现在吃饭也吧唧嘴,坐着也抖腿,还希望你不要嫌弃我吃相不好、坐相不好。

 

软软又哼了一声,说,那你还嫌弃我,说我幼稚,长不大,不够成熟体贴,不适合爱呢!

 

他头点得更勤快了,说,是是是,是我错了,我就错在说话只说一半,你这样的小仙女当然不适合爱啦,只是爱哪里够?就应该直接娶回家宠着啊!

 

说完他顺势往地上啪嗒一跪,掏出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说,软软,看在我找你认了一年的错的份上,你就原谅我,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,好不好?我保证,我以后要是再对你不好,再嫌弃你,我就是这个,汪,汪汪。

 

对面的姑娘被他逗乐,绷不住了,破涕为笑,把左手伸出来,说,好吧,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,就暂时先原谅你了。

 

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漫溢进来,落在钻戒上,闪闪发亮,照亮了两张幸福的笑脸。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