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微信又删除了你的一批好友

来自生活感悟 2017-08-07 阅:
文|Jenny乔

01

下班路上,小茹忽然在微信上发来一个笑脸。我回了一句“想我了?”

她说:“怕你错手把我删了。”

我笑了,没想到远在美国的她,都听说了微信内测的新功能,那些“不常联系的朋友”可以一键删除。

想想,我和小茹真的很久没联系了,上次联系还是去年圣诞节假期,她回国,我们见了一面。按照微信“半年无单聊”的标准,我们已经成了彼此不常联系的朋友。

小茹是我的大学同学,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。大家都说,我们俩的组合很奇怪,她活泼开朗,我安静内向。但很奇妙,我们俩在一起就是有聊不完的话题。

毕业之后,她去了美国,我留在北京。

渐渐地,两个人越来越忙,我们的交往变成偶尔能刷到对方的朋友圈。再后来,她习惯了FB、Twitter,连朋友圈也不发了。

我的微信里收到她的消息只有一种情况,她回北京了。

我仔细想了一下,如果微信真的有这样一个分组功能,小茹的微信很可能被我失手删除。

小时候,朋友之间总喜欢腻在一起,上个厕所都要叫对方一起。长大之后,分隔两地、工作繁忙、生活琐碎,不常联络反倒成了一种常态。

可是,不联络不是因为你不重要,而是我们之间不需要。

你的生命里,可能也有这么一种朋友,不需要开场白,不需要结束语,没有寒暄,不必废话,但无论多久不联系,也忘不了。

你不会跟她闲聊家常,也不会经常问候,但无论你换了多少新手机,清理了多少次微信,她的名字总是安安静静地躺在你的通讯录里。

这样的友情,看起来是那么脆弱,一键之下,可能TA就退出了你的世界,可又是那么坚强,无论相隔多久,相距多远,都剪不断。

我想,它无法用时间或者空间来丈量。

02

爸爸和我一样,也是个闷葫芦,心里有万般感慨,嘴上一句也说不出来。他是这几年才学会玩微信的,陆陆续续联系上了很多过去的老朋友。

他经常提起一个人,我叫他滔叔,是父亲刚上班时的亲密战友。

听他说,那时候两个人家里负担都很重,掰着手指头计算家里的口粮。有时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只好骗家人加班,不回家吃饭。其实,只是悄悄躲起来,买个馒头,一人一半。

后来,滔叔去新疆支边,在那儿结婚生子,安家置业。

日子过得挺不错。我们家经常都能收到新疆土特产。每年过节,我爸也会托人带几只北京烤鸭给他。

微信兴起后,两个人互相加了好友。我以为他们会热络地聊起过去,结果两人寒暄了几句后,就再也没说话。

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,彼此问候一声,其他时间里,和过去一样,保持着失联状态。

我经常问我爸,为什么他总提起滔叔,却从来不和他聊聊天、见见面。好朋友不见面,不是会渐行渐远吗?

我爸说,知道他挺好的就行了。

他的意思,长大后的我才真正懂得。

时隔多年,未必能再找回当年的兄弟情分。这些年不同的际遇,或许两个人的三观都会变得不一样。可就是一想到远处的某个地方有这样一个人,心里的某个角落就觉得特别温暖。

偶尔路过一条街道,我爸总会指着一个方向说:“过去,那是个副食店,我和你滔叔就在那里买馒头。”

03

据说,微信把“不常联系的朋友”分为三类:

1、半年内无单聊

2、无共同小群

3、半年内没有回复过他(她)的朋友圈

任何一个分组里的朋友,你都可以一次性全部删除。

听起来很合理,但细思极恐。它好像在说,在日益繁杂的微信社交里,只有热气腾腾的交往才可以被称作友谊。

可我却喜欢周国平对于友情的另一番解读。

他说:“太热闹的友谊往往是空洞无物的。”

这句话用来形容今天的网络社交再合适不过。浮于表面的交往,点赞之交的人设,微信在督促我们交流的同时,却忘了,真正重要的好朋友,恰恰是那些不会经常出现的人。

你不会问她,最近怎么样,却会在忽然路过某个地方的时候,怀念过去。你也不会问她,有没有结婚,在哪里上班,却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,赶到她身边。

我在想,如果真的按照联系频率来分级,我的微信好友里会剩下谁呢?

不想说话又得罪不起的老板和客户,经常让我给他朋友圈点赞的陌生网友,不时发来一条广告的微商。谁会用朋友来称呼这些人呢?

真正的朋友,始于缘分,终于三观,留于情感。有些人,你每天见面,也觉得疏远。有些人,从不联系,一提起名字,你就觉得亲密,因为有一种东西叫做回忆,有一种情感叫不舍。

一个人在不在你心里,不是因为你们有没有联系,而是他对你来说重要不重要。

04

经常有人问,好朋友是怎么渐行渐远的。有人说是彼此都太忙了,有人说是优先级下降了,也有人说是缺少了共同经历,所以无话可说。

小茹也问过我,后来我们为什么就不联系了。

我想了想,大概是因为我们生活的圈子越来越不一样了。

过去,我们坐在草坪上一起畅谈人生,如今,我变成了穿梭在CBD的上班狗,她却成了持家的主妇。我吐槽的是职场竞争的巨大压力,她感叹的是当妈的各种不容易。

我们的共同话题确实少了很多,也渐渐变成了彼此生活里“多余的人”,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们俩都明白,无论何时再见面,即便坐着不说话,也不会觉得尴尬。

国学讲师蒋勋曾经说,生命里忘不掉、舍不得,都是幸福的开始,不是一直要有新的东西,然后把旧的丢掉,这样不会有记忆。

幸福,就是由这些事情慢慢建立的。

那个被称作朋友的人,未必经常会出现在你的生命里,但他可能是那个随时能给你安慰的人。

他也未必能和你时时分享生活的快乐,吐槽生活的艰辛,他甚至只活在你人生的某个阶段里。但因为有他,那个阶段对你来说,就显得不一样了。

三毛说,朋友中的极品,便如好茶,淡而不涩,清香但不扑鼻,缓缓飘来,似水长流。

友情真的无法用时间来丈量。那些看似多余,却怎么也丢不掉的才是你不愿失去的人,而这其中有很多人,大概都在“不常联系的朋友”里。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