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

来自亲情感悟 2015-10-31 阅:
  真是一大幸事,县城电力检修,要停四天的电。在这个信息技术发达的现代,没有电,貌似好多人的日子都是过不下去的,每天好像丢了魂似的,患得患失。我称这种现象为“当代缺失症”。
  
  和常人不同的是这几天没有电的日子恰恰是我最潇洒的时光,闲来无事,和王师傅、马哥聊天,王师傅今年四十五岁,比我爸爸小五岁,马哥和我爸爸年纪差不多,因为尊敬就这样称呼他们了。不知不觉和他们聊到了我的童年,当即我的心就颤抖了一下,静下心回忆着童年点滴。我是一个很少论及童年的人,无论和谁聊天,我聊起童年的次数总是少之又少。如果你发现我和你聊童年,说明我在心里把你当亲人,有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了。即使是美艳,我谈起的也很少,倒不是我有一个多么深刻的童年阴影,而是我对童年记忆真的少的可怜,有时候怀疑自己真的是选择性忘记,忘记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,偶尔也会想起,但是也只是一笑而过。
  
  我们常说,父爱如山,威严厚重;母爱如海,绵绵情长。我觉得这只是文人闲时扯淡的话,在我这里肯定要改变一下说法了,父爱母爱皆如山,特别是我的母亲,她对我们姐弟两个是苛刻严厉的,以至于我都到了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地步了。
  
  小时候家里承包了几百亩地,父母都搬到农场里去照料植物去了,真的是孩子还不如植物呢。家里就留下我和姐姐两个人,那时候我大概是5岁的样子,整天跟在姐姐的屁股后面在村子里瞎晃悠,邋邋遢遢的,不知道还以为我是捡来的呢。我的姐姐大我两岁,自然承担着照顾我的重任,到现在我对姐姐依然依赖的很,很多心事都只说给她听,她也很知趣为我保守着一个又一个秘密。
  
  很多人大概不知道,其实我是怕黑的,尤其是小时候。我想这可能是在五岁的时候吓出来的吧,那天,妈妈从农场回到家,给我们姐弟做饭,之后就把我哄睡了。待到半夜,我醒来,发现家里一个人也没有。看着屋里漆黑的世界,我觉得我被世界抛弃了,认为在黑暗的地方总有一双眼睛在注视我,我不敢挪动一步,吓得哭出了声,大小便全部留给了我亲爱的床。
  
  大概是妈妈听到了我的哭声,也或许是母子心灵相通,母亲回来了。当时我也没有太多注意母亲的表情,只是看到她匆匆忙忙地收拾着我造成的残局。我停止了哭泣,母亲说,“你个小兔崽子的,谁让你拉倒床上的。”说着母亲哭了,把我抱在怀里,摇着我再次入睡。我感觉舒服极了,因为母亲就在我身边,我感受着母亲的温暖,很快就再次入睡。母亲的怀抱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。当时真的不理解,母亲为什么哭,还以为是我带母亲哭的,心里有一种成就感。这也是我记事以来,第一次看到母亲的眼泪。
  
  母亲对我和姐姐的要求是很严厉的,一人犯错,我们要承担连带责任。所谓的连带责任就是一起跪小黑屋,面壁思过。我小时候是很老实的,每次都是姐姐连带我跪小黑屋,真的是感谢小时候的跪小黑屋的日子,我都不怕黑了。每每和姐姐谈到这里,我们四目相对,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,大家心有相通吧。
  
  我的小学是在村子里上的,当时考一年级的时候还是数阿拉伯数字的,很简单从一数到一百。当时我六岁,真是少不更事的年纪,跟着大我两岁的同学屁后面在学校胡作非为。尤其严重的时候,还和别人打架。印象中有一次我和一个男生在男厕所打架,结果我们两人弄得满身人中黄,回家后被母亲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,然后我带着姐姐跪小黑屋了。再后来,我就变魔术般转学了,我想可能是因为和打架有关系吧,也或许是考虑到我以后的问题。
  
  我转到了一座私立学校,教学资源在当地是一流的,当时我上四年级。好的氛围,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,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。我喜欢上了读书和写作,因为当时语文来时夸我的作文写得很棒。我认为我写的是很棒的,这倒不是我骄傲,而是事实。
  
  每天放学回家,母亲总是要求我把家庭作业完成、练字、看书,我讨厌练字,所以很抵触,以至于小学到高考毕业我的硬笔都没有太大提高。之后我才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觉得没有天理,凭什么我不能看我喜欢看的木偶(卡通的意思)。母亲就给我留下了一只手一张嘴的印象,手是用来打的,嘴是用来吼的。
  
  母亲从小要求我独立,不只是我母亲,我父亲也是这么要求我的。那年我上六年级,正是小升初的时候,压力还是很大的。当时我的成绩还是不错的,父母一心想让我考县里重点中学,也就是实验中了吧,现在已经成职教中心了。每天都是很早起床去学校和住宿生一起上早自习,当时我只知道我要考到市里终点中学,然后才能摆脱母亲的“魔掌”,假如我留在了县上,她会一天不知道看我多少次呢。当时我起床的时候,爸妈都没有醒呢,我得自己学着做饭,然后自己步行去学校。
  
  尤其冬天的时候,北方是很冷的,谁愿意冒着严寒起床做饭,父母给孩子做饭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?但是我是自己做饭,然后穿过黑漆漆的巷子,踏着积雪一步一步迈上学校,去学校的路上,一个人都没有。孤零零的就我一个人。我个人认为我喜欢孤独的性格是在小学的时候形成的,这是我对童年记忆最深的一件事之一。
  
  最后,如愿以偿我考到了市里重点,我是住宿生,每三个星期回家一次。在开学的时候他们来送我,我心里美滋滋的,因为我逃脱了母亲的“魔掌”,可以自己随心所欲了。
  
  可是到了他们要走的时候,我哭了。对,是我哭了。然后母亲也哭了。这是第二次我看到她哭,这次我的感觉是母亲是爱我的,第一次远离家,离开父母身边多少有点担心,担心自己不能很快融入新的环境。
  
  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男生,任何一件别人认为不经意的小事,我都是感动或难过许多天。尤其在这个别离的日子里,我几乎是每晚以泪洗面,掰着手指头算着回家的日子,这也是我第一次产生这么想回家的冲动。第一次回家的场景是记忆力印象最深的事情,父母都没在,姐姐也没在。能想象满腔的欢喜沦为心凉的奴隶的心情吗?知道最后我才知道他们是为我准备去了,真的大吃一惊。从此我也渐渐理解了母亲也理解了很多事情。
  
  初中、高中我在外地整整待了六年,也离开父母身边六年。高考那天,母亲和姐姐过来陪考,我当时是很高兴的,又不想她们来,因为考场外没有遮凉的地方,考完第一场出来,母亲问我:“怎么样,儿子,语文发挥很好吧。”我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忘了写的啥了,喝醉了。”看到母亲的眼里,流露着迷惑。我赶紧补充一句,“但是醉的恰到好处。”姐姐和母亲相视一笑,然后带我吃了大餐,满满的幸福
  
  我一直独立惯了,任何事情都不想让母亲操心。所以直到高考完,在选择大学的时候,我都没有和母亲商量,直接报考了离家四千多公里的一所大学,这件事我当做秘密告诉过姐姐,她也是实在的很,愣是没告诉父母。
  
  在收到通知书的那天,母亲又哭了,这一次我是故意惹她哭的,我想让他们知道还有一个儿子,儿子无论在哪里都可以自己生存。
  
  对于大学的事情,就像我的童年一样,我也是不愿意对外人提及。今天王师傅问到了,我就发自肺腑地和他说了一番。如果今天不和王师傅聊天,我从没想过要写一下自己的母亲,是真的没有想过,我觉得很空洞。
  
  大学毕业,顶着家人的压力报名了西部计划,当时我报名去西部的消息在亲戚朋友里想炸了锅似的传开了,大家纷纷劝阻我,说不利于我将来发展。其实我最想听到的是家人的的反映,母亲开始也是反对的,可能是对我的做法和想法习以为常了,她只说了一句:“只要你不后悔就行。”
  
  走的时候,没有送别,没有话语,自己站在车站里回忆着太多的美好,我想到我做过太多的错事,想想没有好好孝敬自己的父母,再看看即将启航的列车,很多感慨和痛楚,最后我哭了。母亲是不是在家里哭了,我并不知道,我想这一次她会笑的。
  
  细细品味匆匆走过的二十四年,从呱呱坠地的小屁孩到风华正茂的现在。母亲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生活的独立,更是精神的独立,负笈以来,母亲给我太多自有的抉择,自己选择文理科、自己选择大学专业、以及到自己选择未来的路。她只是说一句话,“这样做你不后悔,因为这是你的选择,怨不得别人,既然选择了你就要认真走好你的路,不要羡慕别人。”我一直记得这句话,每每遇到困难,我总是能够扛过去,之后发现没有翻不过去的山。
  
  家人之间,有种情感是显而易见的,但也是最难表达的。我们总在抱怨,抱怨自己没有一个好父母,抱怨社会的不公平,殊不知父母把最好的都给了我们。何不趁着父母还健在认认真真地对他们说一句:“我爱你们。”?
  
  对,我爱你们!
  
  文/三爷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