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让父母在有爱的晚年里优雅地老去

来自亲情感悟 2017-08-30 阅:
爱父母,就别等以后的岁月,再苦苦地追问、无尽地后悔。

-1-

瑜伽课结束后,小美老师问我:“和你在一起的那个文佳,怎么几个月都没见人影了?”

“别提了,文佳可能近一段时间都来不了了,她爸脑溢血瘫痪卧床了,她下了班要去照顾。儿子的接送、学习和辅导,整个都托付给了老公。”我还真有点替文佳悲伤。

前几天,在街上,我和文佳偶遇了。她手里拎着两个大塑料袋,行色匆匆的样子,脸上两个大黑眼圈,人很疲惫,看到我直说:“这几个月忙死了,下了班就赶过来,我爸吃喝拉撒全都在床上了,我和我姐还是轮班,都是上班之前,眯一下眼,再接着去工作岗位上去战斗。现在只有我们的侄子,始终不离我爸床前,贴心贴肺地照顾。”

侄子确实孝顺,对爷爷太上心,寸步不离,尽心尽责,但这孩子刚参加工作,不能让他太分心了,况且事情也不是这么个理儿。

半年多了,文佳睡眠少,工作上老是出错,给公司造成损失了,已提出严重警告,前一段时间,在会上读了自己写的失职检查,形象尽毁,想着自己一个工作标兵尖子,竟也堕落到如此地步。

儿子近半年来成绩下滑厉害,明年就要中考了,以这成绩,根本考不上重点高中。老公很生气:“再这样下去,你早晚会被单位开除的,你姐姐家也是面临同样情况,要不,爸爸送养老院吧,我们出钱。”

姐姐也说:“这么疲惫不堪,我也撑不下去了,要不然把父亲送养老院吧!”文佳犹豫了。

文佳爸爸召开了一次家长会,他躺在床上微弱地说:“你们三个人,这半年来,对我是尽心了。你们的工作和家庭不能让我再拖累了,把我送进养老院吧,你们都回去好好工作尽心照顾家庭吧,还是孩子们的学业为重,蹉跎了就回不来了。我今年也77岁了,以前一直能一个人溜达着散步,要不是这一次摔倒,我还是一个自立的人,我不想过麻烦人的生活,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行的。”

文佳爸爸去了市里较好的养老院,请了一个很专业的护工,姐妹俩两三天过去一次,看爸爸被照顾得很好,也放心了。

文佳的生活也重新回到了正轨。

-2-

对人世最绝望的控诉,就是你看着身边的亲人,还在生命招展的鲜活时候,却溘然长逝,让你来不及领悟。

我有一位情感上亲近的长辈,每每想起她来,眼里还会浸满泪水。那时,我从单位请了假,去医院探望。在医院的肿瘤病房里,她躺在病床上,身上插满了好多的管子,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,我的眼泪,瞬间就糊满了双眼。那是我第一次面对生命的软弱和残酷。

她和我拉家常,还是平常的语气,说:“结了婚了,就是大人了,为人妻、为人母、为人媳了,家庭和睦的关键就是多做少说,要学会宽容,学会担当。”

我拼了命地点头,声音哽咽得不能言语。只是,我不能再接受眼前的悲壮,不想她再为我伤了神,牵扯了精力。

我逃了出来,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,才发现自己忘了拿包,忙又返回去取。我发现我一直在哭,波涛汹涌地哭,路上川流不息的人们,看着我哭得像一个傻子。

一个月后,她就去世了。我想起来,那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告别。我那先知先觉的悲伤,原来早已无处话凄凉,好像一幕戏剧,高潮的渲染还在尽兴处,观众们还在陶醉,大幕就拉上了,万般不舍和留恋,就可想而知了。

-3-

两年多前,我婆婆住了一次院,当我拿到那张诊断书,看到了上面的几个字眼,眼泪瞬间就夺眶而出,悲伤着不能自已。我奔跑着,穿过外科大楼迂回曲折的走廊,撞着好几个走路的病人家属,来到主治医生办公室。

所有的医生都在,他们刚刚结束了一个病人的专家会诊。主治医生接过来看了,非常理性地说:“好的坏的情况都有,如果在第一时间内,及时地切除病灶,以后好好养护,及时复查,组织细胞不扩散,基本上就能痊愈了。”

我站在旁边,两只眼睛巴巴着望向他,好像他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拽离婆婆万丈深渊的救星。

旁边的医生,也在附和了:“我们每一天经历的生死多了,知道有一点很重要,就是要有战胜疾病的信心,这个很重要,家属要积极配合,亲情治愈很重要。”

婆婆住了四十多天院,我们天天呆在病房里。老公那时请了年假,上了一辈子的班,唯一的一次请假。我天天天不亮就去医院,深夜十点才回家,女儿的一日三餐,都在学校门口的小店里凑合了。出了院,婆婆一直住在我家里,由我全力照料。

一天晚上,老公从外面应酬完回家,醉醺醺地伏在我耳边说:“这一切,你都是替我做的。”但愿他记得,自己说过的不是一句醉话,能始终铭记着妻子为一个家的付出和辛劳。

如今,两年多过去了,婆婆每三个月都要复查一次,恢复得很好。医生还说,“婆婆的手术是最成功的,彻底痊愈了。”我们所有人都为她高兴。

-4-

我父母就住在离我家两个红绿灯的距离,可是我去得很少。我妈想我了,不敢给我打电话,怕影响我工作。

我楼上一个邻居,她妈妈和我妈妈住前后楼,那天她在楼下,见到我说:“我天天走娘家,就你天天不去,你妈都想你了,说你也不来看她养的花,再不去,花都要谢了啊!”

我也不知道,自己忙的啥,我真该去看我妈了。

我妈爱种花,这是她老年生活的一部分,也是乐趣。院前院后,墙角旮旯,总是鲜花怒放。墙角一方就是我妈的鲜花基地,墙头上的白色夜来香正清香,这一隅,就是妈妈的人间天堂、吸引孩子们的诱饵。

我爸总说:“你们都过来说说话,吃一顿饭,我们只要看到你们过得好,就是最大的晚年幸福了。”

我父母都是一辈子朴素的人,淳朴、节俭惯了,他们都还不到七十岁,身体都还健朗,希望子女们过得安稳和睦。我们做小辈的,经常前去看看他们、陪伴着说说话,他们就心满意足了。这个最简单的愿望,我想我会满足他们的。

在有限的光阴里,我们做子女的,最该做的,就是给予父母最好的陪伴,再陪着他们共度一段好时光。人世间最深的眷恋还是亲情,血浓于水的浇灌,一定胜过世间所有明媚春光。

莫泊桑说:“我们几乎是在不知不觉地爱自己的父母,因为这种爱像人活着一样自然,只有到了最后分别的时刻才能看到这种感情的根扎得多深。”

爱父母,就让父母在有爱的晚年里优雅地老去,我们的人生,便再无遗憾。别等着以后的岁月里,再苦苦地追问、无尽地后悔。

作者:朵灵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