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小妹

来自亲情感悟 2013-02-04 阅:
小妹
      父亲去世那年,我10岁,小妹4岁,小小的身体缩在我怀里,胆怯地望着伤心欲绝的亲人们,她还不懂得死亡的含义。
      5岁时,她仰起小脸天真地问我:“姐,爸爸去哪里了,为什么别的小孩儿都有爸爸就我们没有,我们的爸爸呢?”我把她瘦小的身子紧紧抱在怀中,“小妹乖,爸爸再也不会回来了,以后不要再问这个问题,更不要去问妈妈。”
      家中里里外外只剩妈妈一个人支撑,妈妈出去干活,我上学时,只好把小妹一个人锁在家里。一次放学,远远听见小妹的哭声,等我跑回家打开门,小妹跪在里屋柜门前双手扶着柜门的玻璃已经哭得快背过气。裤子湿湿的,双手上的鲜血都已经凝固,泛着触目的黑红色。
      原来,小妹想上厕所,可却怎么也解不开裤子上的扣子,一着急尿了裤子,她想打开柜子换裤子,可破旧的柜门玻璃在她拉动时一下子掉了下来,吓得小妹一下跪在了地上,头正好顶住了玻璃,想把它拿下来可锋利的玻璃玻璃边缘却划破了她的手心,疼的她不敢再拿,也不敢动,就这么跪着哭了几个小时。
      小妹累得睡着了,睡梦中不时发出沉沉的抽噎声,脸上还挂着浅浅的泪痕,两只手心冲上张开放着,两道深深的伤口刺着我的心。临睡前,她还担心地问我弄坏了柜门妈妈会不会说她。
      因为没人照看,小妹提早上了小学,六年级的我牵着一年级的她走在校园里,周围的孩子吃着各式各样的零食。我看得出小妹眼中的渴盼,毕竟才5岁多的孩子。所以承诺她如果能拿到双百就给她买一只一毛钱的冰棍。
       一天放学后,当她拿着两张满分的卷子和我兴冲冲地来到学校小卖部时,老板却说一毛的已经卖完了,最便宜的两毛。我攥了攥全身上下唯一的一枚一角硬币想拉她离开,她却不甘心地站在那低头小声说着您再找找。
      同村的一位老师恰巧走了进来,看到这种情形买了一只冰棍递给小妹,我拽着她不让她要,她却挣脱我的手接了过来。谢过老师走出门口,她兴奋地举着一口未吃的冰棍让我吃,我骂她没出息一甩手把冰棍打掉在地上转身离去。
      父亲的去世使我变得自卑而敏感,别人善意的帮助却被我当成了施舍。那天我走得很快,小妹背着大大的书包一声不吭地跟在我身后小跑着回家。
     我到县城上高中了,只能一月回家一次。小妹每天掰着手指算我会去的日子。等到那天她会早早的雕塑般等在路边。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也要留到我会去再吃。一次,她们老师给每个同学买了两块糖,放到我回家周已化的和糖纸分不开,可那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糖。吃完饭她抢着洗碗干家务,我都插不上手。到了晚上还要和我钻进一个被窝里,妈妈都吃醋地说小妹对她都没这么亲。
     高中的学习压力很大,一次考试,我考得一塌糊涂,下晚自习给家里打电话忍不住哭了。小妹在那边着急的一个劲儿说姐你别哭你别哭,可到最后她自己也哭了。
      过了两天妈妈来看我,拿出一个皱皱巴巴的信封说里面是小妹给我写的信,我惊讶地打开,满满的两页纸上还滴着很多蜡液。妈妈解释说我打电话那晚家里停电了,可小妹很着急,非要点上蜡烛给我写信,边哭边写写了很长时间,妈妈劝都劝不住。
      看着信,我的泪水再一次滑落。“姐你是最棒的,不要有太大压力,你一定能考好的,你是我最亲爱的姐姐!”她还画了幅画,两个小女孩手拉着手灿烂的笑着,旁边写着:我和姐姐一定会都考上大学!小妹用她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我的关心,质朴的语言,简易的纸张,却是我今生最宝贵的珍藏。
     在我上高中那年,小妹要上初中了,乡下的中学教学质量越来越差,妈妈花了很多借读费让她上了县城的中学。小妹很不好意思我上的是乡中而她却要上县城的中学,另外也不忍心给家里添更多的负担。为此,小学毕业那个暑假她执意要去妈妈干活的废品站里干活,小小的个子蹲在一包包垃圾前都找不着,不小心被易拉罐划破了手指也不说,等到我们发现时已经溃烂的能看见骨头。
      小妹离我近了,可紧张的高三实在抽不出时间,直到开学半个月我才第一次踏进她的宿舍。20多人的大宿舍里娇娇的小女生们都偎在衣着光鲜的父母怀里撒娇,只有小妹一个人沉默地坐在床上。她并不知道我去,所以在看到我后激动地跳下来一下子抱住了我,然后满脸自豪的向旁边的同学介绍。
      去的路上我给她买了一块小蛋糕,因为小妹从来没吃过奶油蛋糕。她惊喜地接过去小心翼翼地问要多少钱。然后打开盒子硬要我先吃。
      小妹吃得满嘴奶油的冲我笑着,刚军训完,黑瘦的小脸上抹上奶油显得更黑了。她是班上年龄最小的,再加上从小就缺乏营养,瘦瘦小小的样子夹在白嫩细腻的同学中就像小萝卜头一般。
     要回校了,小妹送我出去,走在烈日炎炎的操场上,我想起了那支被我打掉的冰棍,似乎想为那时的冲动做一种补偿,我拿出钱让小妹去买,她犹豫着直到我说渴了才接过钱去了。一会儿,她又两手空空的回来了,“姐,我没找到,我不知道学校里的小卖部在哪儿。”“那军训这么多天这么热你渴了怎么办?”“喝水啊,学校里的开水不要钱,我把它晾凉了灌在瓶子里,很解渴的!”小妹仰着黑瘦的小脸平静的回答,可却使我落泪,这么热的天,这么劳累的军训,她是怎样度过的?!
      校门口很多初一新生都哭着不让家长走。小妹眼眶红红地望着我“姐,你快回去吧,高三的学习紧,你多吃点,告诉妈我挺好的,不想家。”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小妹的声音有些哽咽,才12岁的孩子,就要开始独立生活,看着她强忍泪水的样子我真想抱着她大哭一场,但在坚强的小妹面前我无法哭泣。可在回校的路上。我的泪水奔涌而出。小妹越是坚强懂事,却越是让我心疼牵挂。
      小妹要考试了,电话里她听起来很紧张。交了那么多的借读费,城里孩子底子又好,而且很多人又在假期补过课,她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  “你忘了当时是怎么写信劝我了,要对自己有信心,咱也是考过了才进四中的,所以也并不比城里孩子差,考试结果不重要,只要努力了学到知识了不就行吗?”虽说这样劝慰着,可我也不敢肯定小妹就是最优秀的,毕竟城里竞争太激烈了,但无论结果如何,小妹一定是最努力的。
  最终,小妹是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捧着一等奖学金回家的,小妹笑得很甜,可却明显瘦了一大圈。
     我们就这样鼓励着,努力着,一步步艰难而坚定地走着。高考考场上想着小妹的话我笑得淡定从容。
      我要上大学了,小妹跑前跑后的帮着收拾,突然冒出一句“姐最好的师范学校是哪儿?”“北师大,怎么了?”“那我就争取将来上那里,我们老师说有的师范学校上学都不要钱了,那是最好的,肯定不收钱,是吧?姐你说我能考上吗?”“能,当然能!”我拼命点头,鼻子却有些发酸,生活的磨难使小妹过早的长大了。
  小妹开心的笑着跑开了,一会儿又双手背在身后跑了回来,调皮地让我闭上眼睛伸出手。待我睁开眼睛,一张100元的纸币躺在手心。“姐这是妈以前给我带的生活费,每次都给我那么多我花不完拿回家她还怪我舍不得花,所以我也不敢往回带了,可放在学校又担心丢了,你要上大学了花销肯定多,给你拿去吧。真的,我真够花,姐你就拿着吧!”说到最后,小妹几乎是在恳求,而我早已是泪流满面。至今我仍珍藏着那一百元钱,因为对我而言那不仅仅是100元钱。
  我要走了,小妹不舍地拉着我的手,“姐你还怪我没能让你加分吗?”中考时我曾逗她要不是因为她我还能加独生子女的分,没想到现在她还记得。我转身笑着看她,“要不是我你能上更好的大学”,小妹像犯错的小孩一样低着头,我紧紧地抱住她,泪水再一次滑落,这个可爱的小妹,总是引得我一次次落泪。泪眼朦胧中我一字一顿地对她说“你是姐这辈子最宝贝的财富,什么也比不了。”
  听过一句话,兄弟姐妹是天上的雪花,飘到地上化成水就再也分不开了。我和小妹,是抱得最紧的雪花,溶得最浓的水,在清贫的时光里手牵手地幸福走过,不管未来风雨如何,我们是彼此最温暖的依靠。能遇上她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。
 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