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这才是爱情最浪漫的样子

时间:2017-05-11 08:53:31 来自:爱情故事  阅:
  作者:刘墨闻

  人生海海,爱的模样,太多太复杂。

  人们一贯铭记的爱,是被鲜花簇拥、被眼泪裹挟、热烈到几近决绝、山呼海啸般感天动地。

  直到潮水平复、岁月都长出了褶皱,我们发觉,大多数的爱,似乎是沉默的、羞赧的,不动声色,却如水滴石穿一般。

  所以每当我们看到离别时的背影、深夜回家后守在饭桌上的碗筷、婚礼台下父母满含叮嘱的凝望,才会在心底,一次又一次地失声恸哭。

  于是,我们为那些光芒万丈、熠熠生辉的时刻激动不已,却一转身,在最熟悉而柔软的怀抱里,得到安眠。

  那些浪漫的日子,点缀了有诗有酒的年华;剩下无数个不浪漫的日子,拼凑成我们每个人与生活慢慢厮磨、暗自较劲的模样。

  后来我们读懂了,这些不浪漫的爱和日子,才是我们砥砺前行所依附的信仰。

  下面这个算不上浪漫的爱情故事里,是否也有你曾经或现在的影子?

  大壮追了女神三年,又等了女神两年。直到女神在英国准备结婚,给他递了请帖,他还人模狗样地找我陪着他试西装,准备潇洒赴约。

  大壮说:“没感觉是去参加婚礼的,倒感觉像是去离婚的。”就这样,大壮成了我们所有没结婚的朋友当中,第一个感受到离婚是什么滋味的人。

  为了庆祝大壮找到了离婚的感觉,朋友们集体在后山露营、烧烤。大壮的爸爸是中国人,母亲是韩国人。晚上喝高了,我们逗大壮:“不是说混血儿都挺聪明的吗?你怎么就那么傻呢?没点机灵劲儿看出来女神不会爱你吗?”

  大壮挠挠脑袋比画着说:“能称得上混血儿的,起码得会说两种语言,左手‘文曲星’,右手‘步步高’。我汉语老说秃噜嘴,撑死算一串儿。”

  湿姐听大壮说自己是串儿,笑得捂着嘴仰倒在地。每个人身边差不多都会有个笑点很低的朋友,你一个笑话其实只是为了调节气氛,大家撑死也就是咧咧嘴捧个场,但偏偏有一种人,碰上点有意思的事就能笑得山崩地裂,仿佛要撒手人寰。

  湿姐就是这种人。高中的时候,我上课无聊就给身边的同学讲笑话。湿姐笑得最狠,嘴咧得最开,口水流了一前襟自己都不知道。等笑瓷实了,她才发现大家都看着她的前胸。她擦擦嘴低头一看,大喊一声:“我都笑湿了呀。”自此以后,同学们都叫她湿姐。

  露营那天晚上,到了后半夜,大家钻回帐篷各自睡觉。湿姐出来方便,在帐篷外不远处看见一个黑影冒着一股白烟。她根据身形判断,好像是大壮。

  方便完的湿姐就跟大壮也要了根烟,两人坐在树底下,哆哆嗦嗦地聊天。大壮交代了自己是如何追女神的,又是如何当备胎的,眼看着女神的男朋友换了三茬儿,无论多渣也没轮到他接盘。女神出国的时候,大壮立了军令状,无论怎样,都在国内接着她。没想到女神为了断他的念想,直接来了一个绝的——在国外完婚。

  第二天下山,湿姐紧紧地跟在大壮后面听他忆往昔峥嵘岁月,那牛吹得简直一泻千里,但是湿姐听得津津有味,还鼓掌叫好。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蹊跷,只有大壮没有察觉到。

  几天过后,湿姐忽然燃起要和大壮一起吃顿饭的念头。他们俩约在一个牛肉面馆。到了后,大壮问湿姐:“你饿吗?”

  湿姐有点不好意思,想矜持一下,害羞地说:“不太饿。”

  大壮转身喊:“那就来一碗牛肉面!”

  湿姐就眼巴巴地看着大壮把面吃完,自己光顾着笑了。

  我当时就奇怪湿姐怎么笑得出来,大壮这都呆到家了。后来,湿姐对我说她就喜欢这口味的,有什么说什么,不藏着掖着,男女关系里不硬撑绅士,也不装深沉,是个纯洁傻傻的小伙子样。

  后来,大壮就开着自己那辆破宝来,拉着湿姐在城市里来回吃。他们从外面吃回家里,又吃到外面,没完没了地吃,不分昼夜地吃。有一次,他们俩吃自助喝醉了,大壮吐了人家一地。

  好不容易走出饭店,大壮又死活要开车去机场,买张机票去英国,被湿姐拼了老命给拦了下来。紧接着,大壮坐在地上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,越哭声音越大,边哭边喊:“怎么就不行了?她还有我等着,谁等着我了?”或许眼泪是最好的催化剂,湿姐泪眼婆娑地拍着大壮的肩膀说:“我等着你,我等着。”

  第二天,两个人跟没事似的继续聊天扯淡,但是他们知道自己的内心都有了变化。

  随着吃喝事业的蓬勃发展,两人的体重也直线上升了。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,大壮决定不再胡吃海塞了,要运动减肥,希望有朝一日女神归来能看见一个整容般的他。

  湿姐对于大壮的改变举双手赞成,他们战斗的场所从饭馆改成了健身房、游泳池和绿茵场。大壮是球迷,但是因为太胖,跑得慢,所以在业余队里也能当个门将。

  又没过多久,大壮忽然对我们说:“你们觉得我也出国怎么样?”

  在当时,这事给大家的感觉就像是《康熙来了》改版做《今日说法》,蔡康永和小S主持《走近科学》,节奏根本对不上,我们都觉得他是三分钟热情。

  但湿姐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他。我拽着湿姐问:“你是不是傻?还要举着双手把他送到别人手里啊。”湿姐说:“就算你把他一直拴在身边,他也不会开心。我就希望他能开开心心的,他吃他开心,我就陪着他吃;他减肥开心,我就陪着他减肥。爱是盲目的陪伴、充分的信任,而不是自以为是的捆绑和指引。”

  就这样,他们又开始成双成对地进出英语培训学校,早出晚归,披星戴月。湿姐底子好,学得很快,没多久就进入高级班了,但大壮还停留在初级班。湿姐退回到初级班,给大壮补课。

  大壮不好意思,也不想耽误湿姐,就死活要把她往高级班赶。两人晚上在班里就杠上了。吵到最后,大壮问湿姐:“你是不是傻?明知道我出国是为了谁,你还这么帮我?”

  湿姐忽然就静下来了,她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就希望你开心,能做你自己。我也想过,像你等别人一样地等着你,等到你五十岁之后,我的咪咪和你的鸡鸡双双下垂,那时候想出点事都难。但那样太傻了,万一你中途跟别人跑了,留下我自己老态龙钟孤独终老,那实在太惨了,我都怕我一激动干出点杀人越货的出格事。所以,最保险的方式,就是让你做最想做的事,爱你最想爱的人,做真正的你自己。”

  那天晚上,大壮深深地被感动了,但他还是没有牵起湿姐的手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:不想改变你,那样你就不再是我喜欢的你。也不想为你改变,这样我也不再是最本真的我。

  英语课程念到最后,湿姐圆满毕业,大壮卡在中级班不能再往前了。阴差阳错地巧合,湿姐也不想白学,也决定出国看看。

  出国前,两个人决定见最后一面。都觉得是挺伤感的一件事,要约在一个文艺点的地方,于是,他们选了一个购物广场餐饮区的茶馆,无奈茶馆旁边开着家麻辣烫。两人喝着红茶,闻着麻辣烫的味儿,最后实在受不了了,就都跑到隔壁去了。两人对着咖啡馆的壁画、听着商场的噪音,互相给对方夹了香肠、黑木耳等食物,表面互相鼓励,实则寓意深远。

  就这样,湿姐去苏格兰读书了。从此,大壮有了新外号,叫留学办。

  后来,湿姐说,她在英国还特意去看了看大壮的女神。她想和女神说国内有个痴汉在傻傻地等着她,但是她没有,只是说国内的朋友都很挂念她,大壮也是,他现在健身减肥、学英语,变得越来越好了,没有以前那么不靠谱了。

  你看,无论你能不能成就我,我都会想方设法地成就你,让你成为你自己,然后心满意足地退出,留给回忆完整的幸福。这是湿姐认为的爱,成就了你,也就放过了她自己。

  大壮后来听了湿姐的这段话,趴在他们的中级班里哭了好几个来回。

  湿姐让大壮彻底明白,他的爱对于女神来说,早就演变成一种负担,而湿姐的爱对于大壮来说,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大爱。

  我对大壮说:“你最爱的女人和最爱你的女人都离你而去,爱情啊,真让人讨厌。”

  大壮情绪低落地说:“没有人讨厌爱情。人们讨厌的,是随着爱情附带的猜忌、伤害,还有遥不可及的等待。”

  果然失去和爱情的确都能让人一夜成长,当它们相伴而来时,效果还会加倍。赔了女神又“爆胎”的大壮成了一个哲学家,他还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苏格拉壮。

  后来,苏格拉壮终于臭不要脸地从英语高级班毕业了。当时,他们班内最老的就是他,最小的小孩十二岁。不管如何,他好歹算是“刑满释放”了。我们问他是要步两位女神的后尘吗?大壮说自己的目标是环游世界,他是要做海贼王的男人,吓得我们当时都以为他“弯”了。

  但是,大壮真的出发了。他先去了瑞典,在斯德哥尔摩给我们群发了一张和尼古拉教堂的合影。然后南下到德国,还发朋友圈说在这里召妓合法,他真的很想试试。

  湿姐还在这条朋友圈下面点了个赞。我觉得挺逗,就点开湿姐的朋友圈看,发现湿姐也从爱丁堡出发了。她先去了比利时,然后又准备出发去德国。我忽然觉得这件事是不是太巧了,就同时问他俩是不是约好了,但是他们都没有回答我。

  几天以后,两个人秀出了在阿尔卑斯雪山下手牵着手的合影,向大家宣布了最后的事情。我们心照不宣地在下面点赞,却谁都不留言,谁都不多嘴。他们默默地收着、看着。这种感觉真好,就好像湿姐看着大壮,我们看着他们俩,正因为起初没有得到,最后才收获了我们最想要的。

  你说爱一个人是给予、是盲目、是清晨的牛奶和凌晨的一盏家灯,但是在我看来,爱是默默地站在你旁边,默默地看着你做选择,然后陪着你,成就你自己,我也就成了现在的我。就像歌中唱的那样,经历的不必都记起,过去的不会都忘记。有些往事,有些回忆,成全了我,也陶冶了你。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