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姑娘,简单一点儿多好

时间:2016-07-22 08:52:07 来自:品味女人  阅:
  作者:存芳

  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,终于把家里不用的东西归类整理,打包送人,或者扔掉或者烧毁。当然,之所以用了这么久的时间,琐碎的东西比较多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工作太忙,老是加班加点,这就不得不侵占我的个人时间。

  让我有勇气和这些东西说“拜拜”的,并非新生的想法。而是打算要重新收拾屋子,东西太多不容易搬。收拾小卧室衣服柜子的时候,发现很多衣服已经不再穿了,甚至有些八年已经没有动过了,还有一些衣服上的标签也没有撕掉呢。可是,为什么当初会买这些衣服呢?从大学开始,带家教有了收入,每次代课费一发就两件事:买书、买衣服。遇见那些打折的,促销的,换季的衣服,只要看着喜欢,就毫不犹豫地买买买。可是,不对啊,大学时候的衣服几乎悉数送了人。再看看,这些分明是大学毕业后买的。领工资后的日子比较“逍遥”,父母不会让我交“月供”,只有在想起的时候会给他们尽个心。这时候,工资被用来干很多件事:买书、买衣服、旅游、走人情,当然还有享受美食,但首当其冲的还是买书、买衣服。

  毕业的前四年是老师,工作单位和家相距近400公里,但是挡不了我经常回家的决心,除了看父母,就是买书买衣服。那时候,喜欢给孩子们代书,书店逛完就是逛商城,各种小饰品,衣服鞋子买一包,等到要出发去上班时,父母总会说,感觉我就是回来搜罗东西的。我也总会笑说,进城一趟不容易啊。母亲对我买衣服和买书是从不发表个人意见的,但是父亲终于看不下去了,他问我,买那么多衣服能换着穿的过来吗?我可没想那么多呢。再后来,忍不住说话的是哥哥,他说:“一年根据季节买几套经典样式的衣服穿就可以了。买那么多的衣服有啥用?”当时的我绝对是不以为意。心想他哪儿懂女孩子的心思!上课、浪亲戚、旅游、转街、同学聚会,参加比赛等等不同的场合自然要不同的搭配喽。那时候的我其实还真是没有明白哥哥给我说的话,现在倒是很赞同,其实,我们一直穿的真的就是那么几套适合自己的衣服啊。

  因为喜欢,所以变得小气。记得有年去一个小姐姐家,她特别喜欢我的一件衣服,但是毫不犹豫就给拒绝了,多年后,那件衣服我还是送给了别人,只是不知道那年夏天一定伤害了那个小姐姐的心。后来,遇到妹妹和侄女们喜欢的衣服,我从眼神中能读懂的时候,就会毫不犹豫地洗干净送给她们。

  有时候还是有那么一些衣服,虽然因为年龄和体重的原因不能再穿,但是还是愿意让它们压在箱底。这些衣服是家人买的或者舅妈、姐姐们送的礼物,总觉得留住了衣服,也就留住了回忆和情谊。比如那件红色的毛衣,上面的贝壳扣子坏了好几个,颜色也褪色了,看起来旧旧的样子。还有那件大花裙子,明知道已经不可能再穿,但是依然舍不得送人。还有那件蓝色的风衣,胖得已经穿不上了,但是依然挂在衣柜里,每每看时都觉得心情异常好。可是如果一件衣服仅仅挂着带给人好心情还不够吧!

  你能想象吗?我一有空就把衣服拉出来洗,然后又用金纺泡,之后又熨平叠好装入漂亮的袋子,然后想着送给谁合适。再就是找时间和机会送人了。每次给别人送时,还不忘态度诚恳严肃认真说一句:“别嫌弃啊!”

  那些书,书架上已经摆不下的,放在大牛皮箱子里的有13箱。一个人整理根本搬不动,于是一本本地搬出来,列书单,还好,书虽多,但是都是看过的。我的所有书都是这样的面孔,或花花绿绿,或淡雅的包书皮,还有一些包书纸用的是A4纸的封面纸。不用看内容,我都记得每一本书的书名,因为他们的大小、厚度、书香味道的不同等等。书就好送些,谁会嫌弃书旧而拒绝读里面的精彩内容呢?还是分类,要送给妹妹的,侄女的,亲戚的,以及一些要捐的书。分好后,将有些书的包书纸去掉,把书装在漂亮的纸袋里,还有的别上漂亮的书签,找时间去送给她们。朋友听说我将整套的书都送人了,打来电话,满是惊讶和不解,说那些书都是有收藏价值的,或者我的孩子们会喜欢看呢,毕竟每一版的图书都有不同。

  可是我觉得这些书我都已经看过好多遍了,与其让静静接灰尘,还不如拿出来和爱书的人一起分享。至于以后有了孩子,他们自然会喜欢和他们同时代的书吧。当然,并不是全送哦,我国古典文学名著、世界文学名著、三毛的系列图书、法律书籍、大学所学专业书,还有一些老师和同学们赠送的好书,是真的舍不得赠与别人的。经过打包送人,剩下的书能全部上架了,这下看起来书房满是整洁的样子呢。

  小卧室和书房收拾好了,大卧室里各种包包,装饰品。用母亲的话说:又能收拾几箩筐!那些闪着亮光的假钻,那些花花绿绿的珠子,那些来自天南海北的自己带回来的小礼物,曾经那么喜欢,当宝贝一样对待。而如今,除了回忆,全然没了当时的心意。朋友说:“你连黄金首饰都悉数送了人,还有什么不能舍得?”可是大卧室衣柜里的衣服怎么看怎么不舍,还是挤得满满的,当“断舍离”的思想已经被填充了我的脑海,不适合自己的留着只会占空间。于是,又重复了洗、熨、送。

  收拾屋子远远没有那么简单,到此远没有结束。还有厨房的锅具,那些我连功能都没摸清楚的锅具,连着标签和箱子一起送给了亲戚。连调料盒都是好几个,各式各样的碗也好多,还有那么多的盆盆罐罐。仅小勺子就有35个!这明摆着是经常组织家庭宴会的锅灶啊,可是我的工作那么忙,一到休息日,恨不得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补觉,哪儿有时间去考虑这些?还有压面机,从大嫂给我买来,8年了,仅仅用了一回。突然觉得这些铁器、瓷器、塑料容器让我觉得是一种沉重的包袱。

  洗漱台上那些因为商场打折买回来的洗发液、化妆品等,眼看着还有不到一年就过期了,那么几大桶几大瓶,啥时候才能用完?

  还有鞋柜子里,已经处于“滞涨”了,外面又摞了老高的鞋盒子。这双觉得会穿那双舍不得,结果都囤到了现在……

  经过这一年时间来的整理,家里一下子明亮多了,也简单了不少。搬家收拾屋子的时候,也轻松了不少。那天我突然想,可能真的是30岁之前一直在不断地做加法,学知识,涨阅历,积攒一些东西。30岁后,发现原来人生也可以做减法,可以减去不是真的需要的,不合时宜的东西。比如过时的鞋子,不好的心情,以及不适合的衣服。

  母亲来家里的时候,她看着我在一件一件地整理衣服,等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忙完的时候,她问我,为什么一定要给别人送旧的东西?为什么不少买一些东西,而给别人送新的东西?那刻,我仿佛恍然大悟!

  收拾屋子的时候,我给师傅说,一定按照我设计的那样去装,所有的房间一律不做任何造型。灯饰是最简单的那种,小卧室打一个通炕,所有的屋子尽量少装柜子。客厅也不做电视墙。虽然朋友也送来了一些字画,但是一律不挂,只在客厅靠沙发的那面墙上做了照片墙,贴着旅游时拍的美景。本来想好的木地板最后却也改成了瓷砖。来过家里的客人都说我家的屋子大,比实际的平米显得更大。我家的装修没有风格,但是它要足够环保,足够温馨,足够有家的味道,当然也得显示那么一点儿文艺范儿。阳台上摆满了花,盆盆都长得格外精神。我喜欢把自己培育大的花儿送给亲戚朋友。正因为这样简单的装修,致使我在遇见喜欢的东西时都会三思而后行。走的路多了,遇见的风景多了,真的会发现世间美好的东西好多的,但又岂能全部搬回家?在行走的路上,人的思想会发生变化,心胸也会开阔,渐渐会变得无欲无求。对于世间的美好,只想保持足够的尊重和爱护。32岁的时候,我将自己彻底变回了“简单方便女”,也从心底喜欢极简主义生活。衣服也是控制在一年四季,每季买一套,其它的也只有特别需要的时候才添置。而且发现,生活不仅没有受影响,反而变得更加美好。不用那么拼命地地去转街,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图书馆。省下买衣服的钱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。

  姑娘,简单一点儿多好!只有千帆过尽,才能体会到生命的本质原本朴实。我见过那些从来不用化妆品也从不做护理的姑娘,那种骨子里迸发出的美。我接触过那种住在茅草屋里但思想灵魂有至高境界的人。我的朋友中不泛家境优越而粗布淡饭的人……我见过那些灵魂中透着香气的人,他们几乎都是相同的品格或者生活习惯:为人谦虚谨慎,对物尊重爱护,处理事情上谨小慎微,凡事以大局为重,生活极简,吃饭或者共同活动都喜欢AA制。

  这种朴素的生活理念也被我带到了工作中,面对繁杂的工作,我列出每周、每天的工作安排,销号完成。最大限度地提高工作效率,尽可能改掉过去加班加点的常态。拒绝采访和报道,踏踏实实地将本职工作干好。

  还会去审视那些来往的人,如果有人格瑕疵和缺陷的,自动屏蔽中。老师说“水至清则无鱼”,但是我始终认为做人就应该有所坚守啊!而且发现,那些相伴一路走来的人真的都是有理想有抱负,能付诸实践,有情怀有格调,遇事跟前总是沉稳顾全大局。那些人性的闪光点像一个光环一样吸引着我。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,会发现他们运筹帷幄,但绝不复杂,甚至简单地像一杯白开水。

  当我在单位上忙碌时,当我走在大街上时,或者去看望亲友时,他们都会说:啊,你最近皮肤真好,透漏着自然的光泽!或者说你化的淡妆真漂亮!或者问:最近有喜事?打扮得如此好看!其实,我从来就不化妆,哪怕是参加节目,从来都是素面朝天,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变化,我想大概就是我下决心对那些不适合自己的物品“断舍离”,对那些不珍惜不合适相处的人勇敢说“拜拜”,对那些违背内心的事情坚守底线果断说“不”的原因吧!

  姑娘,我不骗你,简单一点儿真好!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
˶ij ŰϷע ˹ֿ ֳ
˶ij ŰϷע ˹ֿ ֳ
˶ij ŰϷע ˹ֿ ֳ
ֳ ֳ ֳ ֳ ֳ ֳ ֳ ֳ ֳ ֳ
ֳ ֳ ֳ ֳ ֳ ֳ ֳ ֳ ֳ ֳ Ѷ¼ ̨qqѶ bgѶ ܵΨһѶ Ѷapiӿ Ѷ Ѷ Ѷ agѶ ѶIJ ̫Ѷ bbinѶ Ѷ Ѷ Ѷƽ̨ Ѷƽ̨ agѶ¼ agѶ淨 agѶô Ѷ Ѷ ƱͶע ѶϷȫ AGѶip mg Ѷ Ѷ ag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