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检验女人的人品,就看她怎么嫉妒别人

来自品味女人 2017-04-07 阅:
  1

  有一次坐火车,身边坐了三女一男,听他们的谈话应该是同事。男的不怎么说话,主要是那几个女的说,主题是向男的尽情黑另外一个将在下一站上车的女同事。

  她们旁若无人大声喧哗,模仿她说话的样子,攻击她的衣着,嘲笑她的矫揉造作,仿佛她是一个未登场的小丑,半车厢的人都跟着她们笑。

  她们对包括我在内的周围人说:她是个不合格的绿茶婊,你们看着,她等一下就上来。

  火车到了下一站,她们嘴里笑话了一路的女生上车了。

  瘦,高,长颈细腰长腿,黑色套头毛衣,黑色紧身牛仔裤。梳了个最简单又最考验脸的发型,头发全部光溜溜后梳,盘成一个发髻在脑后,没有一丝刘海,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。

  原本吵哄哄的座位,她途经时,都会有一瞬间的安静。

  她径直走过来坐下,轻盈地像一只猫,她向他们点点头微微一笑,看向窗外。先前那几个议论她的女生都识相地闭了嘴,开始上下打量她,忍不住问她身上的衣服多少钱,语气艳羡。她诚实作答,连打了几折都如实告知。

  女生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只小水晶杯,准备起身打水喝。一直不说话的男同事忽然站起身来,很绅士地说:“车厢里人多,我替你打去吧。”女生甜甜地道了谢,把杯子递给男生。

  剩下的三个女生挤眉弄眼,互相交换着眼色。

  我也去打水,正好跟在男生后面。路过车厢接头洗手间时,我看到他倏地扭向镜子,迅捷而认真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领。打水回来,他捧着杯子走路的样子,小心翼翼地就像一个圣徒,正捧着供品走向光的所在。

  远远望去,车厢另一头,黑衣女生端然而坐,和几个表情不忿又颓然的同事挨在一起,醒目得就像一只鲜艳光洁的苹果,坐在一堆没洗干净的土豆南瓜里——呀呀呀,这么打比方,土豆和南瓜会不会生我气呀?

  嗯,我理解她们,的确是应该不爽:“是她是她就是她,让我们相形见绌丑得掉渣。”

  我想,我会永远对那些被称为“绿茶婊”的女生好奇,坚信她们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,才能引发众怒,群起而攻之。

  连带着,我对这个词也没法完全认同,如果这世界上有“绿茶婊”,那是不是还应该存在另一种婊——“嫉妒婊”?

  2

  当你嫉妒时,有没有自我觉察的能力?

  如果能,我们就会少一些狭隘,多一份豁达。少一些愤然,多一份平和。

  还记得《甄嬛传》里的沈眉庄么?当新得宠的嬛嬛试探着问她:“姐姐,你会吃醋么?”眉庄樱桃小口里轻轻慢慢地吐出了三个字:“一点点。”娇羞里那份光明磊落,让人没法不爱极生敬。

  后面的话更精彩,她顿了顿,又说:“在这宫里,要是老吃醋,我还活不活了?”

  她冰雪聪明,厘得清轻重,分得清敌我,不因妒意破坏友情,更不会无端树敌,她懂得“妒气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。”不给别人使绊,也不给自己添堵,有能力妥妥地安放好负面情绪。

  低螓首,转蛾眉,眼波流转,吐气如兰,她承认自己在嫉妒的那个表情,真美。

  想鉴别自己是不是在嫉妒很简单,归纳起来叫“三个不承认”:

  不承认是自己不行,将别人的成绩归结于运气和心机;

  不承认别人的天赋跟努力,选择性无视对方的优点,只盯着人家的不足无限放大;

  不承认自己在嫉妒,口口声声说看不惯人家是因为三观不合——这点似乎没说错。

  最可怕的是:

  笃信人多即正义,喜欢扎堆搞小团体;

  团员之间好得蜜里调油,不是因为有共同的爱好,而是因为有共同的假想敌;

  组团拉拢更多和自己一样有嫉妒心的的人,去孤立打击假想敌;

  社团活动单一,凑在一起只能靠说假想敌的坏话才能维持——

  到了这种程度,这个团体,基本上可以鉴定为“嫉妒婊团”了。

  我有个朋友,不幸被拉进了这样一个团,参加了几次她们的聚会,果断退出,并且明确告知以后所有聚会都不参加。她说:“除了说坏话,再无其它话资,真的很无聊恶心,我真怕有一天,我也变成她们那个样子。”

 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把时间耗费在诋毁别人和听你诋毁别人上,这爱好太拉低智商啦。

  嫉妒不可耻,至少说明我们还有一颗向好的心。可耻的是你嫉妒人的样子:不肯面对自己,一味迁怒他人,你太怂了。

  都说脸是灵魂的样子,当把别人的成功幸福当做自己心上的一根刺,时间久了会包裹成毒瘤。毒素慢慢蔓延至整个灵魂,必会影响到面相,最后丑陋得面目全非,连你亲妈都不认识你。

  3

  对付嫉妒,还是张爱玲的办法高明。

  如果不是她,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有潘柳黛这个人吧?此人自称和张爱玲是好友,却大肆散播张爱玲的坏话,对其“贵族血液”的嫉妒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张爱玲的奶奶是李鸿章的小女儿,张爱玲算是李鸿章嫡亲的重外孙女,但到潘柳黛笔下就成了:“这种关系就像太平洋上淹死一只老母鸡,吃黄浦江水的上海人却自称喝到了鸡汤一样。”

  张爱玲听了,轻描淡写道:“潘柳黛是谁?我不认识她。”

  林徽因更绝,听说冰心写了一篇《我们太太的客厅》讽刺自己,于是送了一瓶子又香又酸的山西老陈醋,做为对冰心的回敬,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。

  这二位女神都不吵,不撕,不给别人看热闹的机会。

  文字可以传世。冰心的《太太的客厅》,潘柳黛的《记张爱玲》,这两篇文章很出名,不是因为写得有多好,而是因为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不服和失态。后世的人看了,都会意味深长地了然一笑。

  人人都有嫉妒心,它与生俱来,跟手指甲一样,而且,剪了还会再长出来。长归长,但总不能不修剪,否则,一不下心划伤的,可能是自己的脸。 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