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成为一个有光彩的人

来自人生感悟 2014-12-31 阅:
 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我曾花了许多气力来把自己锻炼成钢铁。锻炼的方法,不论是东海圣人的,还是西海圣人的,我都一网兜收,从摸索和试验中,求得安身立命之道。我对这种自我炼钢,是很用心的。今天我能有一些个性、一些独来独往的气魄、一些“虽千万人,吾往矣”的决绝,追溯起来,都和我早年的刻苦自励有密切关系。
  
  第一等人
  
  躺在床上冥想“第一等人”的境界(如富兰克林见到伏尔泰,胡适见到罗素),的确使我胸怀宏伟。多想想“第一等人”自处与对人的态度,会使我心中长存着第一等念头,而把第二等以下的思想、言论与行为全抹去。凡是属于“第一等人”的人,他们应付欢乐与不幸的态度几乎是一样的。
  
  老罗斯福总统曾说,他每次遇到困难,就抬起头来望着挂在墙上的林肯的相片,并且问自己:“倘若林肯遇到这个问题,他将怎样做呢?”这是给自己去从取舍的一个好标准。遇事能学着用“第一等人”的观点去看事情,不但是一种伟大的作风,而且还会给自己带来许多宽慰与宁静。
  
  英雄之气的意志
  
  我做人在方法上有两大元素:理智与意志。理智为常,为体;意志为变,为用。
  
  钱思亮说:“胡博士虽然一身有好几种病,但毕竟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强的人,他之能够吃苦耐劳,向为朋友们所最钦佩。”但是胡适的意志是长者化了的,未免缺乏英雄之气,如今我所要求自己的是一种有“英雄之气的意志”。
  
  有条件地回想
  
  事情过去了就总算是过去了,我虽不愿遗忘,但也的确不愿再回想,一切欢乐、眼泪与名分都已逐渐成为往事。既然都成为往事,“我们就不要回头望,除非是要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有用的教训,和为了从经验中获得益处”(华盛顿),否则对既往的缅怀与回想都将是我目前的毒素。我为自己定了一个严格的标准:凡是对“现在”有害的回想与想象,我一律不去想它。
  
  懒惰
  
  我发现我若用苏格拉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,我也和这些男人们无异——是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懒蛋。苏格拉底的标准是:“不只是不做事的人,还有那些原可做得更好的人,也算是懒惰的。”直到今天午后,我才真正地发现自己的确是一个懒惰习惯甚深的人!追想起来,我的读书生活,虽然有许多地方还是比别人高明,可是我仍然非常不满意,因为我“原可做得更好”。詹姆士说:“若拿我们应当成就的标准来衡量,我们只是半醒着,我们只用了自己身体和智力的富源的一小部分。广泛地说,人们现在的生活距他们的限度尚远,我们具有许多平常不曾利用的力量。”所以懒惰不是一种清福,而是一种不安和不幸(对内心来说是不安,对事业来说是不幸),内心的快乐与事业的成功,都不是懒惰所能得来的。
  
  好逸恶劳、怕吃苦、贪容易,都不是成大事者的气象。
  
  宁静
  
  自图书馆做工回来,心中真是恬静极了,这可说全是“不做自了汉”的胸怀与志愿带给我的安宁。对我来说,养成一种恬静、安宁的习惯,在这漫长的生活中将是一件十分必要的事。弥尔顿说“宁静是克己的王冠”,克己的功夫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时,我便会得到一个永远平稳和谐的心境了。
  
  宁静的人,虽然遇到人生的大恐慌,心底也是一波不起。他们在日常生活中,盖已培养了一种伟大的定力,任何刺激,可以不为所动。
  
  文|李敖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