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那些扬言要改变世界的少年,后来怎样了?

来自人生感悟 2017-11-12 阅:
文/Ring丶柠

01

前些日子看到一个话题:人生中什么阶段是最窘迫的?

我翻看了许多回答,其中很大部分人给出的答案,是刚毕业的时候。在这个时间节点,肉体与精神很难同时得到独立。我想了想,难免有些唏嘘。

毕业至今,许多读者朋友们问过我一些问题,关于感情,梦想,未知的种种。以前我曾试着用大道理说服他们,但效果甚微。

等我真正步入这一阶段,才明白讲道理提建议真的意义不大。因为古今圣贤的话就在书里,若是真的听得进去,哪还容得下我来指手画脚。

02

很远的地方有个小村庄,河水碧绿,白墙黑瓦。

村子里有名少年,我不知道这少年打哪儿来,是要做什么。他只是一人站在那,拖着一柄锋刃未开的铁剑。

我问他准备去哪?

他说:“我要去屠龙,拯救公主。”

我相信他拥有扑汤蹈火的决心,于是就跟着他一起走。路上陆陆续续遇到成群结队赶来的人,骑马坐轿,威风凛凛。

少年被人群使劲推着往前,像只孤独游离的小鱼置身其中。那些人挥舞着剑,踏过一人高的荒草,踩过染血的泥土往前杀去。

结果尽头却是一片巨石嶙峋的深渊。大部分人气馁、挫败,就这么无可奈何扔下剑后逃走。

少年带着哭腔转身对我说:“这和我想的不一样,我有点想吃村口婆婆做的槐花饼了。”

我说:“来都来了,干票大的。”

03

就在那一天,少年终于拔出了他的剑。凶猛地扑击,不要命地锁喉,那些零杂的怪兽想站起来,少年就恶狠狠地把它们放倒。

最后终于抵达巨龙的巢穴,少年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。巨龙轻蔑一笑,掏出一把加特林,冒蓝火的那种。

哒哒哒……哒哒哒哒哒……

我知道你们也很绝望。

近两年我看过太多诸如“寒门难出贵子”,“阶级固化”的分析,也知道平凡人想打破等级壁垒要耗费很多心力,步入社会开始打拼之后,愈是明白个中滋味。

总有这样看似无解的死局,很多人就是叹息一声,说算了。可是,夜晚关灯后,我时常会想到那个撞得头破血流的少年。

他什么也没有,但我就是佩服他。

04

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呢?

它既不是丑恶腐烂的要死,当然也不会遍地鲜花。

05

入职不到一个月,我就已经跳槽到另一家公司。在第一家公司工作的半个月里,朝九晚五做着相同的工作,日子也一天天重复。

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,下班回到家,想要把透支的精力通过睡觉补回来,可是斗志却在一天天消失,人也逐渐变得疲倦和懈怠。

坐在我旁边的姑娘安慰我说:“好歹我们也算是白领啦,别想太多。”

我当时笑着没有回答她,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反驳,真的对这种生活感到难过。最叫我难过的,不是面对挫折和困难,也不是拼尽全力却收效甚微,而是一眼就可以看到自己几年后的状态。

以前我对自己说,我才二十多岁,是我一生的黄金时代。我有好多奢望,我想吃,想爱,还想变成天上忽明忽暗的云。年轻人之所以年轻,就是未来充满太多的变数,可以去追求未知无限的可能。可现在,我和许多年轻人一样,明明还年轻,就好像什么都改变不了。

当天我和一位前辈谈起辞职这件事,他问我现在最大的困扰是什么?

我说:“钱不够用,也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变成什么样。一次次吹响前进的号角,却总是倒在离出发不远的地方。”

前辈听完只是笑,然后略带嘲讽地回了我一句:“大家不都是这么死撑过来的吗?”

06

我很喜欢玩游戏,大学时期经常和朋友通宵开黑。正式工作后,我的交际圈越来越大,也发现身边有很多厉害的人。

我在打游戏的时候,那些人在读书、健身、品话剧……当他们在努力摸索,一点点进步的时候,我的原步滞留就是退步,继而逐渐跟不上主流。

更恐怖的是这些比你优秀的人,还比你更努力。

几天后,我把游戏卸载了。我很怕自己和大学时期一样,沉迷虚拟世界并自以为过得很精彩。

我只是希望“游戏”不再成为现阶段生活中重要的关键词,因此我只能重新捡起生锈的铁剑向前走。

即便我耗费更大的精力,都无法与天才比肩,可努力永远不是坏事。努力是为了告诉自己能成为什么样的人,而不是如何能接近更完美的别人。

玩物丧志,后患无穷,如果年轻人把这部分日积月累的惊人精力,放在自己和亲人身上,会有更多更好的回报。

07

就算多吃点苦头,我倒不觉得有什么。真正让我觉得可怕的,是自己的努力赶不上父母衰老的速度。也是在工作后,我才真切地察觉到父母老了。

母亲喜欢用微信聊天,用优酷等视频软件追剧。有天她跑来问我,说:“儿子,我这个手机是不是坏了?怎么看不了这个电视剧了?”

我把她手机拿过来,打开软件看了下,其实就是视频缓存太多,内存不够。我教她怎么清除垃圾文件,告诉她要看清楚我是怎么做的。好几遍后,母亲看我的态度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于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过了一段时间,母亲又来问我:“儿子你看,我又打开不了这个了。”

“我上次不是教过你怎么弄吗?”

“没有啊,哪有?”她的辩解愈发小声。

08

母亲不承认我曾教过她,其实她心里清楚,在儿子面前撒个小谎,比承认自己已经逐渐衰老,要容易得多。

我看到母亲在对待询问这样的一些小事的时候都小心翼翼,心里一阵刺痛。

难受,真的难受。母亲以前不是这样的,她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得体。

以前上学时给我送饭,遇到老师同学都很温婉地打招呼。那晚回家后我得意地告诉她,同学们都在夸她,还一板一眼模仿同学们的语气,她听后也只是笑笑而已。

现在的她依然优雅美丽,但她的智慧被时间一点一点地夺走了。而我有一天也会像母亲那样老去,失去原本的体力和智力,只能无助地等待别人的帮助。

这让我觉得很可怕。

09

经常有学弟学妹问我:“学长,我也要毕业了,给我点建议呗?”

他们都在问我怎么办,好像我能给出答案。我只能盯着电脑屏幕,双手一摊,老实说,我还有点羡慕。

我羡慕向我倾诉的人,尚有余力,与生活来一场捉对的厮杀,痛归痛,总好过远远看着。

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,只是给他们发过去一段我很喜欢的话:

父亲,人的命运到底是像云一样已经决定了漂浮的方向,还是能够自己去决定它的漂浮方向呢?

我现在还不是很了解,也许不管选择哪条路,最后走到的终点都是一样的。但是当选择了后者时,人们就可以努力地为活着的目标而努力,而拥有这种想法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,在经过这次的战斗后,我终于了解这件事。

而父亲,我只有一个目标——那就是变得更强,要让自己不输给任何人——我现在是这么想的。

我没告诉他们,其实说这句话的少年是个天才。明明天赋过人,打破了技术壁垒学会了宗家才有资格习得的术,但直至临死闭上眼睛,却偏偏连额头上面那个小小的咒印都抹不掉。

《火影忍者》早就已经完结了,我在最后一部剧场版里看到,那些曾经几历生死的莽撞少年们,终于安定下来结婚生子。

十多年的时间,终于褪去青涩进入这个险象环生的现实世界。有些人最后还是努力飞上了天空,而有些人根本就没有见过蓝天。

当七代目火影的披风飘荡在荧幕上的时候,我忍不住握紧了拳,原来心底深处的那个小小少年,还燃烧着满腔热血。

10

走出校园之后,摇身一变,变成了成年人,就离这些七进七出,长坂银枪远了许多。

近些日子下班开车途中,想起以前写的东西,世间汹涌,时局变换,感觉变化很多。以前我写过慷慨激昂,也有过热血沸腾。我将他们归拢在我的文字里,自诩为手持大剑的骑士,但有时候,仍然感到一些沮丧。

兔死狗烹,四散流离,哪个少年能早早明白。

后来我在梦中见到了那位少年,少年已经成为了骑士,他告诉了我故事最后的结局——在最后的夜晚,骑士再也听不见公主的笑声,看不见她水藻般的长发,曾经对骑士说过的那些对不起,耳鬓的呢喃私语,都随着骑士的离开渐行渐远,吞没在远处浓重的墨色里。

一整片草原像张舒适的地毯铺开在月光下,细碎的草茎在小小的风中打着气旋。

骑士回头看了看,泪水滴在他生锈的宝剑上。骑士说,我不再寻求解脱,这是我的回合。再见了,我的公主。

转身离去,前方明月大江,孤舟白雪,灯火通明。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