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己所不欲与己所欲

2016-06-24 来自人生随笔 阅:
 
二胖一大早推开我的房门。
“哥,我要跟大春绝交。”
“为什么?”
 “我钓的鱼都给他了,他煮鱼的时候没喊我去吃。”
“就因为这个?”
“还有,我有烟的时候请他一起抽,他抽烟的时候背着我。”
“还有吗?”
“我……”
“这些说明了什么问题?”为了让自己能清静的把文章写完,我赶紧打断他。
“我想想……嗯,我一心待他好,拿他当兄弟一样,我觉得他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,不知道回报,这种人不值得交往。”二胖显然还有很多话要说,幸好我给他截住了。
“我问你一下,你送鱼给他的时候想过要回报了么?”
“没有。”
“你发烟给他的时候想过要回报了么?”
“没有。”
“既然都是你自愿的,你也没期望他给你什么回报,他怎么做是他的自由,因为没看到他的回报,所以你就要跟他绝交,也许他有他的难处勒?”
“难处?”
“你就这么想吧,不让你去他家吃鱼,可能是不想让你看到他的实际情况,背着你抽烟,也许是无心之举,也许是他只有一支,烟只剩最后一支,当然不好给你啰。”
“也是,你讲的有点道理,我暂时不绝交,看看再说,我走啰。”二胖一向听我的话,我年纪比他大是其一,我能讲到他心坎上是心二。
看着二胖带门离去,我不禁摇摇头,自顾自的笑笑。
“我听你的,不跟他绝交,以后拿他当平常人处好了。”二胖又回来了。
“哦,好的,你自己拿捏。”
 
 
子曾经曰过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、友谅、友多闻,益矣;友便辟、友善柔、有便佞,损矣。”
这段话的意思是:“有三种有益的朋友,有三种有害的朋友。同正直的人交朋友,同诚实的人交朋友,同见多识广的人交朋友们,这是有益的。同阿谀奉承的人交朋友,同当面恭维,背后诽谤的人交朋友,同花言巧语的人交朋友,这是有害的。”
问题的关键出来了,初次见面,你怎么知道谁直?谁谅?谁多闻?你怎么知道谁便辟?谁善柔?谁便佞?
我估计,初次见面就对一个人下定论,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是达不到。大概设计了一下,起码的设备要有几样,X光机、B超、CT机、测谎仪、智商鉴定仪必不能少。扛着这么一大堆东西交朋友,即便跟你再情投意合的人,看到这些也退避三舍了。也不能这么绝对,或许真有这种人也算不定。
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下结论了。
也难怪,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
有时候幻想,未来是不是就有这么一种机器。两个人往那前面一站,红外线那么一扫描,机器一秒给出答案。
“受检人张三,受检人李四,情趣相投,握手,鉴定完毕。”
“受检人王五,受检人赵六,天生死敌,开打,鉴定完毕。”
自己都笑喷了。
 
 
我觉得交友之初有点迷茫是正常的。
人的一生,从哇哇附地到悄然离世,身边的人大致有两类,认识的和不认识的。
对于生命中必须认识的,可以用“缘分”一词进行阐释。比如父母,注定的吧;兄弟姐妹,注定的吧;邻居、亲戚、同学、朋友、同事都是如此,这些人,注定你必须认识。
从出生的时候开始,每个个体就像是投入湖中的石子,在水中激起一道道漩纹,由内向外,无限沿伸,直到个体殒灭才归于平静。不同的是,有的人激起的漩纹大,有的人激起的漩纹小,与石子大小有关。
这一道道的漩纹,与我们的朋友圈何其相似,都是从中心点一圈一圈向外扩散,从是一步一步从不相识变为相识。
大多数的人,进了圈子就不曾离开,只是在不同的区域内停留,亲人也会变成陌路人,素未谋面的朋友也会进入家人圈。
只是我们不太清楚怎么给他们分类,孔子第一个用文字标明了哪几种人可以深交,那几种人要远离。我觉得,这应该不是老夫子的发明,所以我只承认他是第一个用文字阐释交友原则的人。
二胖要同大春绝交,是因为他觉得大春不知回报,要将他从朋友圈踢到普通人,是二胖的自由。我不支持,也不反对。因为他心里也有自己的标尺。
我们何尝不是。
 
 
第一次接触足球是1998年,那年世界杯让我学会了瑞奇?马丁的《生命之杯》和爱上足球。喜欢足球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个儿不高,打篮球实在讨不得便宜。当时特别羡慕学校里一个叫龙一的小伙,把他当成自己的偶像,估计这么多年他也不知道。也许知道,因为假如能有机会跟他在场上踢上几脚我就觉得自己成了他的朋友,也进了他的圈子,我的眼神绝对能出卖我。算是靠足球跟他扯上边吧,在学校里一起踢球,走出校门后也曾在一个队里效过力,再后来就没有联系了,记忆中有这么一个人。
没结婚之前,偶遇自己中意的姑娘总想法跟她搭讪。托朋友要电话号码、纸条主动出击、请人介绍……,各种方法用尽。美其名曰“努力了机遇有50%,不努力什么都没有”。还好,我不是一见美女就追,对感情还算专一吧。记忆中也有这么个人。
……
回想起来,这么做的原因不外乎是往自己的圈里加人吧,至于能加到什么程度,随缘。
 
 
这些年,到处奔波。
许多人;许多事。
到处都是有缘人。
有的人,千杯恨少;有的人,半句嫌多。
为了让自己还能好好的享受一下人生,我学会了逢场作戏。逢场作戏其实是件痛苦的差事,明明不喜欢,还得假装在意。
心里感觉到累。
 
 
未来,我还会遇到很多不认识的人,我该怎么跟他们相处?
第一次对《百家讲坛》感兴趣,是无意中打开电视,易中天品三国,被易先生所吸引,正好当时在研究《三国演义》,两相对比,受益匪浅。跟了《王立群读史记》、《纪连海正说和珅》……到《于丹论语心得》后,就没好好跟下去了。一方面是需要时间消化,一方面是觉得节目质量有所下降。
看《于丹论语心得》时,感悟颇深。
子贡是是最爱“刁难”老师的学生,有一天他闲着无事,就问孔子:“老师啊,有没有一个字可以让人受用终生呀(子贡问曰:‘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’) ?”孔子回答说 :“要是真有这么一字,恐怕就是‘恕’字吧,你不想干的事,别强迫别人去办(子曰:‘其恕乎!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’)。”
一边看,一边想,我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:自己不喜欢的,不要强加给别人,那么,自己喜欢的就可以加给别人么?
 
 
不是每一次的付出都会有回报,但每一次的回报都必须有所付出。
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,借用网络上一句流行的话:“对你好是情分,对你不好是本分。”
这是人的天性。
 
 
外出宁波期间我临时租住在日湖边上的一个小区,住户们或许是忙于自己的生活吧,近一个月的时间大家形同陌路。朋友热情,送我一框余姚杨梅。担心一个人吃不完浪费,我用小杯子给每个住户分了一点,挂在他们房门上,以餐巾纸代替信笺请大家一起品尝。每当有人回来念起留言,我便出去说明。那晚,气氛异常融洽。从那以后,每天都听到邻居们相互打招呼的声音,我觉得心里暧暧的。
我喜欢钓鱼,日湖是最好的去处,可日湖里不让游泳、不让钓鱼,知悉后我就没打过它的主意,也婉拒过不少热心钓友的盛情邀约。为钓鱼没少去渔具店,附近共有四家,已经拜访三家,某天闲逛到最后一家,老板一个劲的向我吹嘘他在日湖里钓到多少大鱼,借以推销他的商品。他却不知道,走出他的店门,我再也不会踏进一步。
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
 
 
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;己所欲,也勿施于人。
希望越大,失望也就越大。
明白这点,随心所欲。
(文/杨瑞栋)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