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谁的内心没有疤痕

来自人生哲理 2015-11-17 阅:
  有个朋友现在是服装店的小老板,离大富大贵还有一段长长的距离,但温饱早就不愁了。朋友以前的生活在我们看来真是惨不忍睹:五岁死了父母,依傍年迈的祖父母过活,挨过饿,受过冻,成年后下过最危险的私人小煤窑,站过一不留神就可能被绞断手指的流水线,还被非法小鞭炮厂炸断过胳膊。然而,说也怪,朋友一贯笑声爽朗,从来不把艰难挂在脸上。我问他为何如此乐观,朋友说:不就是在成长过程中遇上了一点事吗?谁的内心没有过疤痕呢?
  
 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疤痕,这是我的朋友对生活的理解。确实,人的一生路途遥远,在生命的跋涉中,谁敢担保自己不遇上点风雨泥泞、绝壁深壑?对于我的朋友,他的疤痕是肉体上的,比如少时的贫穷生活,成年之后最初一段时间的危险四伏;对于另一些人,他的疤痕可能是精神上的,比如年少的不受重视、怀春季节的失恋、学业的挫折、工作的失意……
  
  说到生命的疤痕,那些名人大腕未见得一定比我们少。林语堂年轻时非常爱同学的妹妹陈锦端,陈锦端也特别喜欢他,陈锦端的父母却嫌林语堂是一个穷传教士的儿子,不愿将女儿嫁给他。不得已,林语堂只好跟廖翠凤结婚。林语堂最可贵的地方在于:他能够“无视”灵魂的疤痕,沿着既定的路走下去。失恋后,林语堂先后去了耶鲁、哈佛、莱比锡等世界知名大学留学,回国后历任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厦门大学的教授,后来又出了国,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术与文学主任、国际笔会副会长。除了职业上的成就,林语堂还是杰出的文学家,写有《京华烟云》《生活的艺术》《吾国与吾民》等非常有影响的作品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如果没有那一场刻骨的失恋,林语堂的精力未比能如此集中,他也未必能发展得这样酣畅淋漓。
  
  身上有疤痕并不可怕,疤痕只是人生的一个疵点、生命的一段小小的停滞,它不会妨碍你整体的健康,更不会挡住你走向梦想的双脚。真正可怕的是我们内心放不下这个疤痕,总是一遍遍无用地哀叹没有这个疤痕我会如何如何,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遮掩这个疤痕。这样,我们势必会将许多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不产生任何生命效益的事情上。我的朋友与林语堂是聪明的,他们知道:无论你愿不愿意,生命的疤痕是永在的,但我们可以不去管它,通过在别的方面获得的成就与快乐抚慰自己。
  
  其实,一个人想“无视”内心的疤痕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难,它不需要投入巨额资金,更不需要上刀山下火海,它要求我们的不过是一些心灵的调料。首先一个人得有点心理硬度。男人也好,女人也罢,既然你已经决定到这个世间走一遭,你就不要期望这个世界给你的处处是笑脸与鲜花,碰破一点皮,流一点血,自己包一下就是。只要脑子还能想,手脚还能动,你就有咸鱼翻身的机会。我的朋友与林语堂之所以值得人们称赞,并不是因为他们消灭了疤痕,而是由于他们具有一种“打掉牙齿和血吞”的硬汉气质。正是这种心理的硬度让他们的生命变得柔软,能够适应复杂的世界。
  
  再一个,我们必须学会有点“出息”。这里的所谓“出息”,不是一定要做多大的官、出多大的名、发多大的财,而是应该有一种让自己安身立命的东西。当大官、出大名、发大财,是少数幸运者才能做到的事,但拥有一种安身立命的东西不算困难。比如你是农民,不妨做个本乡本土的种田能手;你是工人,不妨成为次品率最低的巧匠;你是老师,不妨成为被学生爱戴的好园丁。有了可以安身立命的东西,你的内心就会多些安慰,对疤痕也就不会那么在乎。生活告诉我们:有本事引领生命穿过万水千山的心灵,才有本事引领自己走过内心的黑夜。
  
 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疤痕,学会“无视”它,学会以光芒四射的其他事物“替代”它,我们也就有了一个光洁、妩媚的人生。
  
  文|游宇明  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