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你要如何跟这个看脸的世界和平共处?

时间:2016-04-17 08:49:40 来自:为人处世  阅:
  文/陈大力

  [1]

  跟很多姑娘一样,我有着并不美好的少女时代。

  我是跟几个水灵灵的姑娘一起长大的,在旁人对她们一片“真是好可爱呀”的称赞中,我就悄悄地躲在大人背后伤心。在我身上拣不出出色的地方,她们就细声细气地讲我“好文静”,可见是真没什么好夸的。

  初中的时候,班上有个满脸雀斑的女生,每次起来发言,都受到男生一片起哄。后三排的好事者们敲著书本大声喊她“班花”,接着全班近七十人一起笑起来。在那片笑声中我侥幸而恐惧,一面想着“还好不是我”,一面又暗暗替她心酸,觉得这真是好难消化的恶意。

  大人们也许永远都不懂,在那个命运宠儿们飞扬跋扈的年纪,平庸的外貌给年轻的我们带来的,是怎样旷日持久而深刻的心碎。

  我们好希望变成那些闪闪发亮的姑娘啊,那些洋溢着十六七岁坦荡荡不自知的美,走到哪里都有人想向她伸手的姑娘。

  我们只敢暗恋,因为知道普通至乏味的自己不怎么会被爱神庇佑的;我们埋头学习,但也做不成那种奥数比赛随便就拿奖的人,天资的短板不足以让我们拿到,能借以飞跃出这片沼泽的骄傲。

  这个世界蛮残酷的,前两天跟女神级别的闺蜜喝茶,她蜻蜓点水地讲,我对男生脾气不好,也挺作的其实。但后来有人跟我讲起这茬儿,语气藏不起那股微妙的酸:“人家再怎么作天作地也一大把人追,好吧?”

  那位女神去考科目三,挂错了档,按理说是直接不及格的,偏偏一旁的考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放她过去了。后来女神讲起这件事,说大概这是看考官心情。

  有人反驳说是看脸吧,女神便也笑呵呵地接上,嗯,看脸。

  [2]

  硬要把这世界看脸行事的罪状一一列举出来,是列不完的。

  但在我成长的阵痛期,我遇见了几个,让我开始对“看脸”这件事改观的姑娘。

  姑娘A,黝黑,微胖,没脸没身材。我听到过关于她的很恶毒的话,说她用的都是SK2级别的护肤品,但也并没有因此好看一点啊。

  她在身旁的姑娘花枝招展出门约会的日子里,平心静气地去图书馆打卡。一圈儿人打招呼,她从不吝啬对别人的赞美,也敢牙尖嘴利地自嘲。渐渐地竟越来越受欢迎。她默不作声地拿了三次国家奖学金,去最喜欢的澳洲交换了,朋友圈里是跟几个朋友没有美颜的合影,在黄昏的海边,她充满朝气的模样,让我心头一颤。

  那个时候我心里想到一句话,你可以天生不拥有美貌,但没人能阻止你,过你想要的生活。

  再就是初中被嘲笑为所谓“班花”的姑娘了。毕业后她以凛冽而决绝的勇气,揣着极其普通的学历,一个人去沿海城市打拼。她投身高强度的工作,朋友圈经常是半夜两点才更新。有人听说她微整形了,并带着不明所以的优越感对此嗤之以鼻——她再整,又能有多好看?

  这种时候我都有点愤怒的,也有点想理直气壮地抢白她们:凭什么人家不能整容呀。

  也只有同样经历过自卑黑暗期的我,能在她朋友圈看似随意PO的照片里,猝不及防地,又有些凄然地感触到,她为了模仿那些美丽女孩而悄悄作出的努力。

  但她只是在追求自己从前未能得到的,任何人都没资格责备。

  [3]

  你要问在看脸的世界如何自处?其实很好讲,如果把“看脸”视作一项规则的话,你要么顺应它,要么对它视而不见,总之是好是坏都自己担后果。

  但我更想说的是,“看脸”还没严重到成为某种规则的程度。

  这个世界有时是蛮肤浅的呀,你见过很多平地起高楼的人生,你只能酸着脖子仰头看,日积月累地给自己的小平房添砖加瓦。更让人心凉的是,这些成功得轻描淡写的人里,的确有些是仅凭外貌的天资,飞奔上来的。

  而大多数的我们,可能只能,一步步地攀爬。

  但我一直觉得,长得漂亮是光环加持没错,但活得漂亮,才是对这从未偏袒自己的命运,最果敢有力的回击。

  会有拿脸蛋换待遇的人生,会有为了绣花枕头而亏欠你的浑蛋,也会有规则阴暗、秩序模糊的角落,有的,一直会有的。

  但这世界很好的地方在于,穿越了那么多场心碎、那么多次在闪闪发光的佼佼者中步履不歇的你,最终还是能用脚踏实地的勤劳一点点贴近理想,还是能找到一个不在乎你面容精致或憔悴的人,也总有一个地方会肯定你的拼命,犒赏你这么多年来,不沮丧不放弃的努力。

  如果你现在没有找到那个地方,那就更不要丧气地停留在原地。

  我知道这种日子很难熬,知道自卑的浑水不是那么好淌的,我们都是打赤脚的人,凉得战战兢兢,无人携手救赎,河底偏还满是沙石的尖锐。

  但我们要一直向前走呀,就逃离开那些拿平庸的外貌排挤你的场合,逃离开那些不肯正视你勤勉与善良的人,逃离开那个狭隘的不包容的世界,我们要跑起来,跑起来,把它们甩得远远的。

  最后我们要拥抱的,是一片透明的、睿智的,给每一个讨生活的人,同等善意的天地。

  也希望那时候的你,依然存留着那颗相信向来被淹没在人群里的自己会大有作为的心。

  也希望那时候的你,敢无所畏惧地讲出那句:“我要做大事,别说我不会成功”。 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