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亲爱的舅妈

来自心灵感悟 2015-03-10 阅:
  1
  
  “你这个小拖油瓶呀!”
  
  舅妈常会这样说我,当她烦恼的时候,生气的时候,心有不甘的时候,她就会用食指点着我的头这样说我。
  
  我三岁的时候爸妈离婚,我被判给了妈妈,妈妈再嫁,继父容不下我,我就被丢给了外婆。外婆跟舅舅舅妈住在一起,所以我也就等于是住在舅舅家里。外婆很疼我,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常常偷偷给我留着,趁表哥出门玩儿的时候塞给我,舅妈发现后就会唠叨:“外甥狗,外甥狗,吃了就走。妈你不偏向孙子却偏着外甥女,将来你会后悔的。”
  
  舅妈这人嘴巴不好,凡事称不了她的心她就要说出来,从不给人留情面。她那张厉害的嘴,不但舅舅说不过他,连外婆也惧三分。她当年在街角的粮油店里当售货员,熟客们如果想退货或者调换东西,从来不会在她当班的时候去,因为怕被她数落。舅妈平时数落最多的就是我和舅舅,数落我是因为我吃他们的喝他们的用他们的,是个拖油瓶,数落舅舅则是因为舅舅游手好闲的,一年到头都说忙着做生意,但是很少有赚回来钱的时候。
  
  舅妈是我们住的那一片的一枝花,人长得漂亮,又爱打扮,她屋里的梳妆台上,摆着各种化妆品,眉笔口红都有好几支。她身材好,是天生的衣服架子,无论是裙装还是裤装,穿在她身上都摇曳生姿,就算是跟别人一样的工作服,她穿上也别有一番味道。家里最窘迫的那几年,舅妈出去也照样穿得齐整,画着弯弯的眉,看上去光鲜亮丽。
  
  舅妈喜欢唱歌,有事没事的嘴里常常哼着小调儿。她喜欢跳舞,她们供销部门每年演节目,都是舅妈领着排舞蹈。我们家住在青年公园附近,那些年一到晚上,公园里就有很多人聚在一起跳交谊舞,舅妈是那一群人里跳得最好的。她很喜欢跳交谊舞,但是家里事多的时候她就去不成了,她就会点着我和表哥的头数落我们,“都是你们两个小讨债鬼拖累我跳不成舞。”舅妈手还特别巧,会织各种花样的漂亮毛衣,会钩各种帽子鞋子,我上初中的时候,舅妈给我织的一顶红色帽子,下雪的时候我戴出去,分外醒目,样子又别致的很,同学们都很羡慕。
  
  就是这样一个长得美又爱美的舅妈,却嫁给我游手好闲整日东游西逛的舅舅,不能不说命运弄人。舅妈也常常自怜自艾,说自己遇人不淑,说她当年就是太傻,才被舅舅哄骗过来的,结过婚之后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  
  2
  
  我记忆中有好几次,舅妈和舅舅差点到了要各奔东西的地步。
  
  有一次是舅舅做生意赔了,欠了好多人的钱,舅舅为了躲债,就住到外面不回家。那会儿不但白天有人来家里要钱,晚上也有人堵上门来。我和表哥惧怕债主们咄咄逼人的样子,躲在外婆的身后不敢出来,每次都是舅妈挡在门口,对那些人说:“冤有头债有主,你们去找李大年,别到家里来闹。”那些人哪里肯听呢,他们后来干脆冲进屋里来,看到值钱的东西就拿,他们拿走了录音机、钟表,连舅妈的电吹风都拿走了。舅妈带着哭腔阻拦他们,可是怎么都拦不住,有个人还趁乱扯了舅妈一把,口里说道:“你这么漂亮的一个人,跟着李大年没有好日子过的,不如跟我走啦。”舅妈一个巴掌甩过去,吼了一声,“你们都滚,马上滚,我明天就把钱都还给你们。”后来舅妈厚着脸皮回娘家,去借了钱来帮舅舅还了亏空。
  
  舅舅在债务还清之后灰头土脸回了家,舅妈就不停地哭骂,说日子没法过了,要离婚,舅舅就陪着笑脸嘻嘻嘻的。后来他们并没有离婚,我问舅舅为什么舅妈没走,舅舅笑嘻嘻说道:“你舅妈当初为了嫁我跟家里都闹翻了,后来又回去借钱,她更觉得没脸,她离开这个家,也没有地方去的。”
  
  还有一次舅妈想要离婚是因为一个男人。那个男人是舅妈她们供销部门的一个工会主席,个子高高的,比我舅舅白净,戴着一副眼镜,看上去很斯文。有一段时间舅妈在单位排舞蹈排到很晚,这个男人就天天送舅妈回家。舅妈那阵子化妆格外认真,穿得也更漂亮,还常常不由自主地哼歌儿。有一晚我在巷子里玩,天已经很黑了,那个男人送舅妈回来,我看到他伸出手来,拉住了舅妈的手,舅妈低着头,很害羞的样子,过了一会儿,她把手抽了出来。后来那个男人走了,舅妈就哼着轻快的歌儿往家走,我跟在后面,到了家门口的时候舅妈才听到身后有动静,她回头看到我,骂了一句,“小拖油瓶你跟在我后面干嘛,吓了我一跳。”但是口气并不硬,声音似乎还很温柔,黑暗中我感觉她的脸红扑扑的。
  
  过了几天,我表哥小光忽然得了急性阑尾炎,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,可是舅妈一时拿不出钱来。舅舅那会儿出去几天了没有回来,舅妈筹不到钱急得在病房里哭。后来是那个工会主席把钱送到医院来。我在病房门口瞧见舅妈跟那个男人站在走廊上,舅妈低着头,眼睛红红的,那个男人就伸手拍了拍舅妈的肩,低声说了句什么,神态特别温柔。表哥出院的时候舅舅回来了,我听到舅妈跟舅舅吵架,舅舅声音不大,但是态度很坚决,他说舅妈要想离婚门也没有。后来有一天晚上,我躺在床上睡不着觉,听到外婆絮絮地跟舅妈说话,外婆说:“大年再不济,也是小光的亲爹,这世上还会有哪个男人会比亲爹待孩子实心实意呀。”舅妈没说话,外婆又说:“美芸呀,你心里委屈我明白,可是有几个女人心里没有点委屈的。我听说那个男人的父母都是很讲究的人,那种人家能让你带着小光进门吗?要是不能带着小光,你舍得吗?”
  
  那次舅妈最终也没有跟舅舅离婚。生活很快恢复了平静,那个男人再也没有到我们巷子里来。
  
  3
  
  我十二岁的时候外婆去世了。
  
  外婆意识还清楚的时候,把我和舅妈叫到床前,外婆说:“我要走了,照顾不了小姗了。小姗是个命苦的孩子,我放心不下她。美芸,我把小姗交给你了。”外婆说完就一直看着舅妈,直到舅妈含着泪点了头。
  
  我当时很怕,我怕我最亲的外婆离开我,可是后来她还是离开了,我倚在舅妈怀里大哭。我后来一直记得外婆临终前的样子,记得她说的那些话,我不明白当时我妈妈和我舅舅都在,外婆为什么要把我交给平时最嫌弃我的舅妈。
  
  外婆去世后舅妈对我还是老样子,喊我“小拖油瓶”,我在外面疯玩弄脏了衣服的时候,她会一边洗衣服一边骂我;我完不成功课就跑出去玩的时候,她会去大街上把我拎回家,把我按到桌子旁边写作业;我跟她一起包饺子包得不像样的时候,她会不停地骂我笨;我吃饭不够斯文的时候,她会嫌弃我没有个姑娘的样子。不过无论她怎么嫌弃我,她从来没有赶我走,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,她总是一分为二,一份给表哥,一份给我。
  
  曾经有一次,我想过要离开舅妈,离开这个家。那次我一时兴起偷用了舅妈的化妆品,化了特别黑的眉毛、特别红的嘴唇,脸抹得雪白雪白的。我还穿了舅妈的高跟鞋。我走在大街上,觉得自己美极了。后来我在一家商店的橱窗前照了照,觉得我这个样子去学校老师没准会批评我,就临时起意逃学了。那天天黑的时候舅妈在青年公园附近找到我,她把我拎回家之后揍了我一顿,那是她第一次揍我。我当时十三岁了,受不了大人揍我,我当晚就绝食了,第二天一早我就背着书包溜出来准备离家出走。我想去找爸爸,可是爸爸不在本地,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;我想去找妈妈,可是想起继父凶巴巴的样子和妈妈总是流泪的脸,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后来我在外面逛荡了一天,实在太饿了,我就又回家了。舅妈一看到我就指着我的鼻子骂:“你个没良心的小拖油瓶,你还知道回来!”后来邻居告诉我,那天舅妈找了我一整天,班没上成,一个月的全勤奖都没有了。我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舅妈,但是又实在不愿意跟她说道歉的话。
  
  过了几天,舅妈给我买了一条湖水蓝的连衣裙,很漂亮,花了她半个月的工资。那天她把裙子丢给我,说道:“女孩子爱美没什么不好,可是不能把自己打扮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。你再打扮成那样,出去不要说是我王美芸的孩子,丢死人了。”
  
  那一次之后舅妈没再打过我。
  
  4
  
  我十五岁那年,舅舅和舅妈真的离婚了。
  
  那次舅舅欠了太多的钱,不但有个人的,还有高利贷,就是卖了我们这个家也还不上。债主们不仅上门来要钱,还闹到舅妈上班的地方,还闹到我和表哥的学校。有一天我放学回家,一块石头丢过来,把我打成轻微脑震荡。舅妈实在忍无可忍,就提出跟舅舅离婚。舅舅大约也不想让家里人天天受到威胁,就答应了。
  
  刚离婚的时候舅妈好像很难过,经常流眼泪,目光呆滞没有神采,做菜有时忘了放盐,有时候又把米饭烧糊了。她说舅舅是有很多不好,但是也曾经对她好过,舅舅年轻的时候弹吉他弹得很好,有一段时间,舅舅天天在舅妈楼下弹吉他,舅妈听着那些曲子,就对舅舅动了心。
  
  可是无论如何日子还得过下去,舅妈伤心了一段时间之后,就不再以泪洗面了,她又开始化妆,穿裙子,偶尔也哼歌儿。有时候日子过得太累了,舅妈也会烦躁,她就会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你个小拖油瓶!”也会指着表哥骂:“你个小讨债鬼!”不过骂过之后她还是会给我们做饭,帮我们洗衣服。
  
  后来离婚的日子久了,就有人给舅妈介绍对象。这种事儿我插不上话,表哥小光也从来不管大人的事儿,我们就只是想,舅妈到哪里我们跟到哪里就是了。大约舅妈也是这么想的,有比较中意的人的时候,舅妈就提出嫁过去要带着表哥和我,对方一听要带两个半大孩子过去,就难免犹豫,只要对方一犹豫,舅妈这边马上作罢。直到我考上大学,直到表哥大学毕业了,舅妈也没有嫁出去。
  
  5
  
  我上大学那会儿,舅妈已经不在粮油店工作,她成了一家超市的店长。
  
  我和表哥放假回家,舅妈就从超市里买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,给我们做吃的。舅妈做饭的时候,我站在旁边看她,她不显年纪,身材保持得也很好,从后面看,还像个年轻的姑娘。我帮舅妈洗菜,边跟她说:“舅妈,你还不打算把自己嫁出去吗?”舅妈就指着我骂道:“你个没大没小的小拖油瓶,倒是操起大人的心来了。”我笑道:“我已经不是小拖油瓶了,我是大拖油瓶。”舅妈就扭头看看我,“是呀,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快就长大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似乎忘记了她曾经受过的那些漫长的苦。
  
  我舅舅上了几岁年纪之后,心性也渐渐收敛,不再像当年一样浑了。他在一个大市场开了一个卖花鸟鱼虫的店,日子倒也过得安稳了。舅舅有心跟舅妈复婚,但是舅妈一直犹豫着。舅妈询问过我和表哥的意见,我们俩的意见是一样的,那就是凡事都随舅妈的心意,无论舅妈做出什么选择,我们都支持她。舅妈最终没有和舅舅复婚,她说破了的镜子很难重圆了。
  
  我工作的第二年,舅妈退休了。我给她报名上了老年大学,我知道舅妈喜欢唱歌,喜欢跳舞,我不想让她闷在家里。在老年大学,舅妈认识了一个跟她年龄相仿的退休老师。那个老师也是一个人,他多才多艺,会弹好几种乐器。我看到他弹着琴舅妈唱歌的时候,舅妈脸上现出少女一样的容光。过了一段时间,舅妈对我和表哥说,她想再婚了,和那个退休老师,我们两个都支持。
  
  我跟舅妈去选结婚穿的礼服,有一件绣了花的红色旗袍,舅妈穿上真是美极了。店员看着美丽的舅妈赞不绝口,她对我说:“这是你妈妈还是你姐姐,看上真年轻真美?”
  
  我在一旁微笑答道:“是我妈妈。”
  
  作者:向暖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