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我身边辞职出去浪的女生,目前没有一个后悔的

来自心灵感悟 2017-06-30 阅:



作者:孙晴悦

 

我上次写了一篇自己深夜食堂的故事,好多台里的女生给我留言。

 

有一个女生说,“铁医路一号院,铁道大厦,我的青葱岁月啊。吃遍了台西门走回来的每个小店,尤其铁道大厦的露天冷淡杯,失恋根据地啊…

 

这么多年过去了,依旧感慨万千:曾经独自漂泊的勇敢和坚决,成就了今天的自己。真是爱死了曾经勇往直前不计后果的那个自己。”

 

我才发现,原来有这么多现在或者曾经台里的同事关注着我,又感慨原来大家曾经的青葱岁月都挥洒在西三环的复兴路11号。

 

而如今很多人义无反顾地离开,踏上新的征程,有了各自新的生活和挑战。

 

我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7年了。

 

我的同班同学一共20个人,超过一半的人都在这7年里了换了工作。

 

嗯,大学毕业的那年,我的同班同学几乎都进了众人眼里羡慕的单位工作。外交部,央视就占了半壁江山,剩下的都去了大型央企,私企。

 

7年过去了。

 

去年我两个央视的女生同学先后辞职,在台里按部就班工作了7年以后,她们一个去了英国读商学院,一个去了葡萄牙读研究生。

 

7年的媒体人工作经验,她们并没有选择一个差不多的行业或者工种,而是跳出舒适圈,去到一个全然不同的新行业,新环境里。

 

我的同学都是87,88年,正处于30岁的门槛上,然而她们都选择义无反顾地去到陌生的城市,从头开始,接触一个陌生的世界。

 

嗯,所谓的三十岁大限对于她们来说是不存在的。我特别信奉十二老师的那句话“没有好好浪过的女生,不足以驾驭后半生。”

 

后来,她晒着在伦敦的生活,学习,考试,paper压得喘不过气来,她说最好在考场上即刻瘫痪,但是那些热烈的新生活,那些未知的世界是如此得激动人心,她也在朋友圈里写下这样的句子。

 

她说,“everything is great, and I am about to expand my universe.”

 

 

“以前我们总想着,在央视工作已经是媒体行业的顶端了。地方台的还会想要跳槽来央视,那么从广院毕业,进了央视,作为一个媒体人应该是别无所求了。”

 

“可惜,那个时候的我们还太年轻,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如此之大,天地是如此之宽,并且变化也是如此地迅猛,感觉一不留神就要被这个时代所抛下。”

 

“拥抱互联网,我想要看看自己的能力边界到底在哪儿,除了按部就班在台里上班,自己究竟还有什么可能性。”

 

这是我的前同事们说的最多的话。

 

很多熬了7年,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传统媒体人,权衡再三,还是走了。因为我们深知大平台的局限性,也深知躺在大平台上是没有人来负责你成长的,最终还是会被时代淘汰。

 

太多人想要逃出一成不变的生活出去浪一浪,这不仅仅是局限于出国读书,出国工作,这包括了很大范围内的浪一浪。

 

 

比如,想去一个新的前沿行业浪一浪,看看90后甚至95后都在干什么。在北京见了一个四十不惑,依然从传统行业跳去拥抱互联网的大叔,

 

他说,90后甚至95后的世界才是未来,如今最重要的就是知道他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。

 

嗯,对于一个到了四十不惑,生活安稳的大叔来说,拥抱一个更年轻的行业,就是出去浪一浪。

 

比如,想去一个新的领域里。我去葡萄牙读书的前同事,做了7年媒体人之后,一心扎进了葡萄牙语文学研究,在图书馆里抱着厚厚的词典,研究葡萄牙的文学和诗歌。

 

7年媒体人经历只让她越来越看清,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东西,及时调整方向,义无反顾地前行。

 

嗯,对于一个有着稳定大平台工作的女生来说,重新埋头于一个小众的诗歌和文学,就是出去浪一浪。

 

比如,想过一种远离都市纷扰的全新生活。有一天我看到我另一个大学同学男生发的微博,写着他的法国乡村生活笔记。

 

他在非洲工作了好几年后,突然重新调转方向,学了一门新的语言。他从头学了法语,去了巴黎生活。现在他硕士毕业了,在法国的乡村买了一块地,赤手空拳,造了一个房子。

 

嗯,就是从挖地基,砌水泥开始,全部只有他一个人,建造了一座带花园的房子。在小院里种各种蔬菜苗,过上了陶渊明心心念念的世外桃源的生活。

 

嗯,他应该能算是我身边的男生女生中,过得最浪的一个了。

 

其实,工作了很多年后,我们厌倦了活在别人的价值观里。

 

这都不仅仅是事业心不事业心的问题,也不是体制内或者体制外的问题,而是我们终于在工作了很多年后,在机械地活在别人的价值观的很多年后,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 

其实,我的同学刚毕业的时候,大多都是在众人艳羡的单位里,而却超过一半都选择了换一条跑道继续向前。

 

看似他们天南地北,看似他们跨专业跨领域,看似他们任性地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。但任性说到底是需要资本的。

 

我很讨厌成天吐槽自己的工作有多么无聊,自己多么想要改变,却都是苦于周围人的眼光,周围人的看法,而迟迟无法改变。

 

其实,真正束缚我们的哪里是什么周围人。大家总是把自己的无能,胆小,畏惧,找一个替罪羊,然后安慰自己说,都是周围人的眼神杀死了我的梦想。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。

 

你为你自己的改变,为自己想要出去浪做过哪些努力呢。

 

我央视的前同事们都在极短的时间里,考出了雅思,Gmat,以及葡萄牙语水平测试,

 

我去法国生活的同学不到一年自学法语,水平都能申请法国的硕士了,

 

而那位四十不惑的大叔,在人到中年,依然兴致勃勃一刻不停地学习着新领域的知识,周末的两天更是全泡在商学院里。

 

所以,你看上去,他们都挺浪的。

 

而你没看到的是,他们像水里的鸭子一样,表面平静,水面下的脚掌正在一刻不停地划着水。

 

 

 

 

也有人会冷嘲热讽地说,好好的大机构不待,是因为你们年轻人终究太年轻,以后,等老了以后肯定会后悔的。

 

肖克申的救赎里有一句最经典的话。

 

“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,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。”

 

有些人总会比其他人先觉醒,他们总会发现,人的一生最终不是为了活在别人的价值观里,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,去过尽兴而丰盛的一生。

 

至于离开了大机构,离开了安稳的工作,跑到一个全新的,甚至风险很高的行业里,会不会后悔。

 

就我身边的人来说,那些勇敢去追求新生活的,没有一个后悔的,而那些患得患失到底要不要改变,要不要向前,犹豫不决的,倒是常常在后悔。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