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时间会证明一切

来自心灵鸡汤 2015-05-12 阅:

  爱过,错过,都是经过。好事,坏事,皆成往事。
  
  5岁,她指着橱窗里一个精美的芭比娃娃说:“妈妈,我喜欢这个娃娃,我想要她,我会好好照顾它。”
  
  妈妈说:“你很快就会玩腻的,然后抛弃她。”
  
  她坚定地说:“不会的。”
  
  15岁,她喜欢绘画,但由于手指天生畸形,画笔拿不稳,许多细节很难体现。
  
  老师安慰她:“没关系,遇到美丽的风景,即使没有办法留下来,铭记于心也很好。”
  
  她想了想说:“有办法。”
  
  25岁,她爱上一个男孩,但是男孩并不爱她。
  
  她说:“在你幸福的时刻,我绝对不会出现。但如果有一天你不幸福了,我永远都在。”
  
  男孩不在意地笑,用调侃的语气问她:“你知道永远有多远?”
  
  她咬了咬嘴唇说:“一辈子。”
  
  35岁,男孩结婚了,新娘不是她。
  
  她做了出人意料的决定,毅然辞去稳定的公务员工作,卖了唯一的房子,去环球旅行。
  
  朋友们都劝她:“何必呢,谁都没有办法随心所欲地选择自己的生活,为爸妈想想,顺从命运,找个男人平静生活吧。”
  
  她摇摇头说:“可以选。”
  
  45岁,她完成了两次环游世界的旅行,出版十余本摄影图集,本本热卖。
  
  她甚至带着父母一起去了许多国家,最畅销的一本摄影书籍便记录了他们共同前行的身影。书的扉页上,是三口人依偎着的灿烂笑容。
  
  她无法拿起画笔,却换了一种记录世界的方法。
  
  也有人在网络上冷嘲热讽,说她出版这么多书,如果不是为了圈钱,还能是为了什么呢?
  
  55岁,当初的男孩,如今的男人,突遇车祸高位截瘫,妻子卷了财产,弃他而去,只给他留了间空房与一个刚上大学、尚无收入的女儿。
  
  她去找他,20年未曾再见,重逢时却是换了模样。
  
  昔日的青涩少年如今歪着头,流着口水,浑身散发着腐烂的气息,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,望着她泪流满面。
  
  她也哭了,说:“我来了。”
  
  65岁,有流言传出,说她照顾男人多年,无非是为了男人名下那间唯一的房子。
  
  男人的女儿也渐渐听信了这些传言。尽管这么多年,从大学到硕士的学费都是来自她默默的汇款,然而看向她的眼光还是多了几分异样。
  
  了解她的朋友则劝她:“趁着男人意识还清楚,跟他登个记,房子就算是夫妻共同财产。等他去了,好歹也算没白忙一场。”
  
  她笑笑,说:“没必要。”
  
  75岁,男人含笑而终。离世的时候,面色红润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身体洗得干干净净,躺在洁白的床单上,床头一束新鲜的百合还在滴水盈香。
  
  律师宣布遗嘱,男人把房子留给了她。她拒绝了,请律师将房屋卖掉,一半留给男人的女儿,一半捐赠给慈善基金会。
  
  女儿跪在她的面前,流着泪请求她的原谅。
  
  她抚摸着她的头发,俯下身亲吻了她的脸颊。
  
  她温和地说:“没关系。”
  
  85岁,她出版了人生最后一本摄影图集,里面满满都是这些年她为男人拍摄的照片。
  
  在轮椅上侧头听她读书的,微笑着赏花看海的,在床上安然熟睡的,在餐桌旁张大嘴巴向她索食的,靠在她怀里静静流泪的……甚至还有费力向她做鬼脸的有趣表情。
  
  书的最后一张照片,是男孩15岁时的一张照片,穿着白色的衬衫,阳光下他看过来,露出年轻明朗的灿烂笑容。
  
  她在下面写:“我爱你。”
  
  95岁,她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,在阳光中眯着眼睛。女儿站在她的身后,为她轻轻按摩着肩膀。
  
  她的怀里抱着5岁时那个芭比娃娃。
  
  娃娃的衣服已经洗得发白,但她依然紧紧地握着,唇角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  
  透过眼前的一丝微光,她似乎可以看到,自己墓碑上简单的三个字—
  
  做到了。
  
  对于许多人来说,所有的抛弃、冷漠与遗忘,都可以被归给时间这只替罪羊。
  
  然而时间平静而公正。它可以为了丑恶与失败,沉默地背起黑锅;也可以为了善良与成长,挂上荣耀的勋章。
  
  画家常玉生前不被赏识,在穷困潦倒中离世,若干年后画作被卖到过亿的天价,时间为他证明了其创造的艺术价值。
  
  秋田犬八公与主人萍水相逢,主人再也未从涩谷站口出来,它站在风里一等就是8年,时间为它证明了一条狗也可以为情谊坚守。
  
  蒙哥马利将军爱上了遗孀贝蒂,她病逝后,他终生未娶。连丘吉尔都说:“整个英吉利都不希望您是孤独的。”然而他说:“爱上一个女人就不能再爱上另一个女人,就像我手中的枪,只能有一个准星。”时间为他证明了爱情的唯一和永恒。
  
  不要害怕时间。如果心似磐石,分针秒针就只是忠实的目击者,记录下每一点辛苦与投入。
  
  也不要忽略时间,一声声滴答不只是冷漠刻板的旁观,更是温暖而认真的催促:华年易逝,华年易逝。
  
  时间是鲜红的铭章,是刻骨的伤疤,是功成的鲜花,是永恒的碑文,是主人都不曾记得的一本私密日记,多年后偶然翻起才发现,自己居然曾写下那么多醉人的字句,留书成传,一生足矣。
  
  莱蒙托夫有首诗这样写道:“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,它既不寻求幸福,也不逃避幸福,它只是向前航行,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,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。将要直面的,与已成过往的,较之深埋于它内心的皆为微沫。”
  
  璀璨还是黯淡,永恒还是坠落,相聚还是离别,都不必多余的强调。
  
  任这世间百态成妖,风弛火燎,狂浪拍礁。只需静心一笑,安然等待就好。
  
  我们都曾不堪一击,我们终将刀枪不入。
  
  爱过,错过,都是经过。
  
  好事,坏事,皆成往事。
  
  时间会证明一切。
  
  本文摘自辉姑娘新书《时间会证明一切》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网友点评 点击查看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